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环保 > 环境修复网 > 综合 > 正文

扒一下这些地方的生态账本:为何是当地GDP的几十倍

北极星环境修复网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章轲  2016/8/2 9:37:22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环境修复  关键词:生态系统 自然生态 生态功能 

今年入夏以来,我国多地遭遇洪涝灾害。生态系统的土壤保持、洪水调蓄、水源涵养功能受到各方关注。阿尔山GEP及生态资产核算报告也显示,2014年阿尔山市生态系统土壤保持总量为1.02亿吨。土壤保持功能价值为10.03亿元,其中减少泥沙淤积的生态经济价值为3.66亿元,减少面源污染价值为6.37亿元。

同年,阿尔山市(湖泊、沼泽)洪水调蓄能力为6.40亿立方米。洪水调蓄价值主要体现在减轻洪水威胁的经济价值,2014年洪水调蓄总价值为51.17亿元,其中湖泊减轻洪水威胁价值为2.06亿元,沼泽减轻洪水威胁价值为49.11亿元。2014年阿尔山市生态系统水源涵养总量为8.33亿立方米,生态系统蓄水保水价值为66.55亿元,占GEP总价值的12.22%。

核算方法仍待完善

GEP最早出现在中国,是在2013年在北京召开的“生态文明建设指标框架体系国际研讨会暨中国首个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项目启动会”上,北京大学环境科学院发布了库布其沙漠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评估核算报告。

核算结果显示,亿利资源集团用25年时间,在库布其沙漠不毛之地上投入了100多亿元,进行沙漠生态修复绿化和沙漠经济的发展。

表面上看,这个项目投资大、周期长、见效慢,似乎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但从GEP的角度来看,这些投资不仅绿化了5000多平方公里沙漠,有效遏制了刮向北京的沙尘暴,而且创造了极大的生态、环保、富民的生态财富。GEP核算结果显示,库布其沙漠生态价值达到305.91亿元。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尽管遇到各方阻力,国内有关绿色GDP核算、生态系统价值评估、GEP核算正渐成气候。

7月5日,国家林业局和国家统计局在北京联合启动新一轮“中国森林资源核算及绿色经济评价体系研究”。此轮研究以林地林木价值核算、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森林文化价值评估、林业绿色经济评价指标体系为主要研究对象,将在2018年底前完成各项研究,最终核算成果将与第九次森林资源清查结果同步发布。

国家统计局局长、项目领导小组组长宁吉喆表示,开展新一轮中国森林资源核算研究将为我国探索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奠定良好的基础,也将为我国开展资源环境核算工作起到引领示范作用。

国家林业局和国家统计局先后于2004年、2013年开展了“中国森林资源核算及纳入绿色GDP”研究和“中国森林资源核算及绿色经济评价体系”研究,核算出全国林地林木资产经济价值和森林生态服务价值。核算结果显示,截至2013年,全国林地林木价值21.29万亿元,森林提供的生态服务价值12.68万亿元。

我国早在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就有科学家开展了生态系统价值评估。比如,对黑河流域生态系统的价值评估显示,1987年该流域生态系统总的经济价值为2.16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7.9亿元;而在2000年其价值为1.77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4.6亿,是1999年黑河流域GDP(10.3亿元)的1.425倍。

对湖北省神农架林区的价值评估显示,2004年,神农架林区绿色财富总值为236.13亿元,自然资产总价值为46.91亿元,占整个绿色财富比例为19.86%;生态服务功能总价值为189.23亿元,占整个绿色财富的比例为80.14%,生态服务功能价值高于自然资产价值约60个百分点。神农架林区的绿色财富大约是物质财富的4.6倍。

但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对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进行经济价值评价,其难度并不亚于人类对地震的预测程度。

“非常复杂。”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对记者说,对于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经济价值的研究,应该从不同的层面展开,有三个层面:一是市场层面的,对于生态的补偿,是市场价值的体现;二是法律层面的,事实上,生态补偿有其复杂性,首先要有产权的界定,如果是私人产权还是一个外部性的问题;第三个层面,许多生态服务是属于公共产品,涉及到市场、法律等方面的问题,也涉及公平、公正等方面的关系。

潘家华说,生态系统的服务在时间上又有跨时期的问题,在空间上也存在差异性的问题,价值评估并不完全等同。再加上生态服务的多重性、多功能性、不可知性和不可视性,以及人们科学认知的缺乏,这一切都增加了对其经济价值评估的复杂程度。

“说句老实话,我做了10年的生态系统价值评估,但自己心里都不知道这东西有多少可靠性,因为这种评估结果不客观,主观性太强。在未来应该还会遇到很大的挑战。”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城市与区域生态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研究员欧阳志云说。

王金南在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承认,绿色GDP核算研究是一个新生事物,无论是从方法学、数据质量控制、数据可比性等方面都存在很多问题。从这个层面来说,它并不是一项成熟的东西,从研究到一项可操作的制度之间需要走很长的路。

但他同时表示,“即使有这样多的损失缺项核算,已有的非常狭义的绿色GDP核算结果,已经展示给我们一个发人深省的环境代价图景。”

而对于绿色GDP研究成果何时会用于绿色考核的问题,王金南表示,“不要对绿色GDP核算研究寄予太大的希望,不要动不动就向考核的方向要求。要用科学和宽容的态度去对待绿色GDP核算研究。”

习水县2000-2015年生态系统各服务功能所占当年GEP百分比变化

习水县2000-2015年生态系统各服务功能价值变化

原标题:扒一下这些地方的生态账本:为何是当地GDP的几十倍

分享到:
投稿联系:0335-3030550  邮箱:huanbaowa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huanbao(北极星环保网)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订阅号
每日精选环保热门资讯,天天涨环保知识。
做环保,我们是认真的!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