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 会员注册

  • 订阅

    订阅最新环保资讯

  •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了解环保最新资讯和精彩活动,实时信息触手可得!

  • 广告服务

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环保网 > 水处理 > 工业废水 > 正文

【专访】环保“老兵”马军:中国式治污需要不同的杠杆来撬动

北极星环保网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王磬  2017/12/13 14:26:56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水处理  关键词:工业废水 污染监测 污染防治

北极星环保网讯:马军,中国知名环保活动家,刚被授予2017年荷兰克劳斯亲王最高荣誉奖章。这个由荷兰王室设置、表彰文化社会领域杰出个人的奖章,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由于“创新地使用新媒体来促进污染信息公开、动员公众参与、最终赋权于民”,马军今年从全球143位提名者中脱颖而出。一位评委提到,他的行动方式并“不是对抗式的、而是对话式的”:与政府、企业、民众对话,把可以利用的资源都动员到治理污染这一件事上来。

马军是环保领域的“老兵”。上世纪90年代的媒体从业经历让他开始关注中国的污染问题,2006年他创立了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致力于推动环境信息公开和污染防治。2014年,他设计推出污染监测APP“蔚蓝地图”,让公众可以随时随地举报污染,并与监管部门联通,目前已有近500万下载量。因在环保领域的贡献,他曾多次获得国内外表彰:“绿色中国年度人物”、“斯科尔社会企业家奖”、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塞塞奖”……2006 年,马军还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一起入选了当年《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人”。

颁奖典礼第二天(12月7日),界面新闻在阿姆斯特丹对马军进行了专访。马军表示,中国式治污的突破点是公众参与,这就要求颠覆性的信息公开。环保组织需要灵活运用公众、市场等不同杠杆来撬动治污事业。全球化链条下的治污亦需要形成“中国视角”,要批判性地看待西方的可持续指数,要重视对中国环境影响最大的供应链排污。

【专访】环保“老兵”马军:中国式治污需要不同的杠杆来撬动

马军(前排左四)与荷兰皇室(前排左三:荷兰王后;前排右四:荷兰国王;前排右三:荷兰前女王。来源:克劳斯亲王基金会)

以下是访谈实录,有部分删节。

公众参与是中国污染治理的关键

界面新闻:作为一位长期在中国从事环保倡议工作的专业人士,在国际上获得文化艺术类奖项的肯定,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马军:一开始确实有点意外,因为以前的获奖者多数都是艺术家,而我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文化艺术从业者。由于设计了“蔚蓝地图”的手机APP,这次以“新媒体设计师”的名义获奖,既是对我们之前其他工作的肯定,也是一种启发。以前我们更多专注在研究、分析、倡议,但开始做这个APP之后,你就需要把它当成一个产品去经营,跟用户群互动。比如,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去完善产品的可视化。于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可能也跨界到了另一个方向上。我们现在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数据库,一个可以和公众有效沟通的平台,下一个阶段应该要用更多地运用艺术家们的方法和形式,去跟公众对话、去影响公众,因为文化艺术的力量是巨大的。

界面新闻:您之前提到过,污染治理在中国的关键突破点是公众的参与,为什么?

马军:其实在全球来说公众参与都是很重要的。西方也走过这个“从污染到治理”的阶段,当时公众参与起到了必不可少的作用。在美国有一个说法:80%的环境问题是在法院里解决的。首先是通过公众推动立法,之后执法;如果执法受到阻力,环保组织、甚至是公民都可以告到法院。在美国,法律手段能以一种比较平稳的状态解决多数污染问题。在中国,目前的司法体系还不能起到同样的作用,我们就更需要依靠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而且不能只是浅尝辄止的参与,而需要全民的、深度的参与,只有这样才可能找到替代性的解决方案。

界面新闻:这种中国式的、替代性的解决方案,包括哪些可能性呢?

马军:一是通过市场的力量撬动。比如,长江中游有一个湖,很脏的河水流进去,检测发现湖底重金属超标。旁边有一个工厂,排出大量工业废水,其特征性污染物让我们可以建立工厂排污跟湖底污染之间的关联。但当我们拿着搜集到的污染数据去跟工厂交流,它还是可以置之不理,可以挂掉电话,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拿它没办法。从2007年我们开始提倡一种叫做“绿色选择”的工作方式:当我去找它没有用的时候,我就去找它的买家企业。它本身可能不在意我们的交涉、甚至也不在意被罚款,因为罚款常常是很少的。它真正在意的是订单,如果一旦订单出现了问题,它就会有动力去解决。这是个市场化的逻辑。

从那时起开始把我们掌握的数据推给大型企业。2010年接触IT业、2012年进入纺织业,一拨又一拨,最终很多品牌接受了一个理念:如果不去管理供应链上的这些污染,它们所有的环境承诺都是一句空话。因为许多品牌已经没有自己的工厂,所有的生产都依靠外包进行。逐步地,它们开始把供应商的名单和我们的污染企业名单进行比对,识别出有问题,就会去推动解决。比如那家造成长江中游湖底污染的工厂,是多家知名IT品牌的供应商,最终这家工厂在苹果的推动之下,对湖底进行了有效清理。当品牌选择要绿色采购的时候,力量很大。

此外,还可以通过公众参与监督的方式。很多产业污染都出现在能源和原材料生产过程,它们在供应链上游,不容易触及到。比如山东有家钢铁厂,排放超标达到十倍。我们作为环保组织去交涉,他说作为上市公司,这个事对我们不太重要。但是后来他的在线数据超标问题实时呈现在了我们的“蔚蓝地图”上,当地的居民在手机上一次次分享这些超标记录,而且艾特当地的环保部门,形成一种“微举报”。最终当地环保部门回应公众诉求,要求这家企业整改。作为环保组织,直接的推动往往力量太小,我们推不动,就去找一个撬动的杠杆。

全球化链条下治污需要形成“中国视角”

界面新闻:您对跨国公司这些年来在中国环境治理过程中的角色怎么看?

马军:当我还在环境咨询公司工作的时候,很多国际品牌就是我的客户。我成为最早一批咨询专家,去帮助它们设计关于供应链的社会责任管理体系,然后再做实地试验和审核。在这个过程中,我其实较早地认识到了一点:即使是跨国公司,也并不是天然地就会在意环境保护。

在整个贸易全球化的过程中,发达国家逐渐地把生产过程外包到了发展中国家,现阶段最主要是在中国。一些现存的管理漏洞,可以让它们降低成本,这实际上是很负面的。比如,它采购的时候就只买最便宜的,不问其他,就会进一步鼓励这些企业去降低成本、降低环境效益的标准,以赢得它的订单。这些大型品牌本身也成了问题的一部分。而如果品牌在意这个事情,结果会很不一样。它甚至比政府的监管都还要有效率。

界面新闻:对跨国公司的监督主要是通过怎样的途径来进行呢?

马军:大概在20年前,国际上开始了第一波对于这些跨国公司社会责任的关注。主要还是源自西方的一些劳工和人权组织,然后引起媒体和全社会的关注。而到了中国,这种关注要跨过太平洋传递过来,能起到一些作用、但毕竟还是有限的。

最终我们还是需要在中国形成我们自己视角的一种关注,才有可能解决这些问题。在全球化的过程中间其实形成了一个“断裂”。我如果生活在一个工厂边上,它生产的这些产品,如果表现得不好,我也可以去对它直接形成压力。但是这些东西一层一层的传递之后,跨过了大洋,对方根本无从了解,这个复杂的供应链上到底出现了怎样的问题?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信息公开的方式,把这个断裂的链条重新连接起来。

界面新闻:您提到的形成环境保护的“中国视角”,具体是指什么?

马军:在全球化的链条中,西方国家处在一个“消费者”的位置上,自然会更多关注与最终产品相关的东西。比如这些产品中间是否含有一些有害的物质,是否会造成一些健康和安全问题?产品报废的过程中间会不会造成一些影响?而中国作为一个生产的基地,与我们更相关的其实是生产过程中的污染排放问题。但西方对这部分的关注是很有限的。

国际上也有一些指数来评价企业的环境表现,但这些指数通常都非常西方中心化。比如,供应链相关部分所占的比重常常都不超过5%,而真正占权重大的主要还是在总部,哪怕你把办公室换成了LED的灯,或是公司高管减少公务舱出行,你都可以得到很多承认。但供应链上的环境污染,很多都是像中国一样的发展中国家在承担。所以我们说需要有中国视角,去看经济全球化对中国到底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哪个环节是影响最大的?这绝不仅仅是为中国。我们对全球环境的最大贡献,首先是控制住在中国所发生的污染和生态坏境破坏。

分享到:
投稿联系:马女士  0335-3030550  13613388823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1581970
邮箱:maxueji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huanbao(北极星环保网)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订阅号
每日精选环保热门资讯,天天涨环保知识。
做环保,我们是认真的!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