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 会员注册

  • 订阅

    订阅最新环保资讯

  •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了解环保最新资讯和精彩活动,实时信息触手可得!

  • 广告服务

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环保网  > 大气治理 > 正文

2017年 至少十名环保人士突然离去

北极星环保网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刘佳 袁嘉潞  2018/1/12 17:02:00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大气治理  关键词:环保人 大气十条 大气污染 

“扛一扛再说”

马占芳的办公桌上,至今还有一个半盖着瓶盖的水杯,旁边是几板药片——阿司匹林肠溶片,常用于降低急性心肌患者的发病风险。同事眼中一向健康壮实的张敏,桌上也留着服到一半的阿司匹林肠溶片。

去世的10位环保人平均年龄超过49岁,有六人是工龄三十年左右的老环保,他们是环保的中坚力量,但也处于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的高发年纪。

其中最年轻的是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环保局的邓思玉,年仅38岁,四川大学应用化学硕士毕业,2017年8月初昏迷在岗位上。年纪最大的是56岁的吴建华,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环保分局局长,癌症复发去世,工作至生命最后一刻。

解放军第208医院急诊科医生任美英等人曾发表论文,对182例急性心肌梗死病人进行分析发现,急性心梗的诱因最多为过度劳累,占比35.7%,患者以男性居多,45岁后粥样硬化的过程进行性加快,患心梗概率大大增加。

阜外医院心血管内科杨进刚医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因心梗引起的死亡比例最高,其典型表现是剧烈胸痛且出大汗,他建议对于发作持续时间长的胸痛症状,应该马上就医,不鼓励患者自己去,应立即拨打120或999。

“而中国因胸痛拨打120急救电话的比例在全球最低只有2%,美国能达到百分之十几。”杨进刚说。

这些环保人的离去不是没有先兆。但“有问题扛一扛,等这段过去再说”,似乎成为环保人去世前的常态。

马占芳一直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出事前三天,马占芳感到不适。医院就在家门口几百米外,妻子极力劝他去,他却要等忙完这段检查再说。

而在2017年12月离去的济南市历下区环保局主任科员于世君,同事也记得他在出事当天上午曾感觉不舒服,硬撑到下班,谁知在回家路上去世。

四川省资阳市环保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刘应举在去世前一周上班已超过60个小时,他去世当日上午走进了机关医务室说自己胸闷,请大夫打一针。值班医生初步断定是心梗发作,要求刘应举马上去医院治疗。但刘应举请求医生:“能不能让我把上午的事忙完了,下午去?”

按照规定,夜查和周末加班的时间都会对应换成倒休的假期。在冯海林的印象里,马占芳一年攒下的倒休足有40天以上,这些都是“一个一个小时攒起来的”。负责内勤的王玉记录着监察队全员的加班情况,但记录本最后一页的时间停留在2017年10月21日。

“没人肯用倒休,后来索性就不记了。”王玉摆手说,违法企业抢工期排污,他们就要全时执法,忙起来晚上10点能回家都算早,深夜一两点也是常事。

理想与现实

作为90后,马小童这一代被赋予的标签则是“崇尚自由”“坚持自我”,不太青睐枯燥繁琐的机关工作。

马小童从市区辞职回到怀柔找工作时,马占芳一得空就去游说,希望小童也干环保。父亲去世后,她去了他的办公室,觉得特别不可思议:“有几个那么厚的本子,里面满满都是他开会、检查做的记录,他从没想离开去其他单位、企业。”

马占芳们把环保当成了一种理想和信念。他对女儿说最多的一句就是:“这个工作真的跟其他工作不一样,身边人都能看到环境改善了,这不值得你骄傲吗?”

但与理想对应的,是基层环境执法人手不足、专业缺乏的现实困境。

“冲锋在最前的永远是马哥。”马占芳的同事高一兰有两个孩子,尚在哺乳期,另一名男同事患有腰椎间盘突出,高一兰知道,是马队长照顾大家,有夜查大都自己去。

一位环保局长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环境监察曾是闲职,安置退伍军人转业、接收老弱病残,并不是一个专业化的队伍。一些基层环境执法者也有类似的感受。“以前检查更多是走程序,有人甚至当成出去溜达一圈,喝喝茶、维系下感情。”

在张敏生命的最后一刻,当兵出身、分管监察的副局长王传元赶来为他做心肺复苏。

环保是个专业话题,部队转业15年至今,王传元还在不断学习。“去现场检查,人家说在线监测设备上了,但你要是不懂,人家关掉其中一个你看不出来,缩写和符号也看不明白,多少达标更不知道,就得被糊弄过去。”

在治污压力增大、新环保法执行、环保督察机制确立后,环保风暴席卷全国。两年时间,走遍各省份的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累计立案处罚2.9万家,罚款约14.3亿元,问责了18199人。与此同时,地方启动了多轮省级督查,基层环保执法也保持着高压态势。

冯海林曾在十几年前做过环境监察,2017年9月再调回来,他明显感觉到任务重得多。

另一方面,公众环境意识增强,信访量也直线上升。最紧急的是“一带一路”论坛期间,只要有群众举报,平原地带半小时内赶到,马占芳所负责的北部山区要求一小时到达。

“现在任务重,国家环保督察缺人从省级抽调,省级从市级抽调,几乎每个层级都缺人。”前述环保局长说。

作为区属环境监察部门的队长,冯海林则自嘲为“光杆司令”。

信访人反映的问题五花八门,有属于城管的噪音污染,也有属于林业的砍伐树木,还有属于住建部门的违章建筑,农业部门共同负责的秸秆焚烧。这些“大环保”问题都拨入了环保热线。

曾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等地环保部门任职的昆山杜克大学政府培训和专业教育主任汪舒怡博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美国环境监督者是环保体系中最庞大的职业群体,比例超过50%,他们并不需要很高的专业背景。

“你可以认为它像是查水表,只需要对照每项是否合规即可,比如布袋除尘压力值对不对。”监督者会在上岗前和新法规颁布后接受定时培训,只需要保障自己的安全,至于专业的内容,则交由专门制定法规细则、许可证细则的工程师,直白地给予监督人员指导。

混岗和扩充编外人员也是不得已的办法。马小童就是怀柔区环保局扩招编外人员中较早一批,目前怀柔环保的在编和编外人员比例接近1∶1。

但新环保法规定,现场执法人员必须有2人持有执法证才算合法,所有人员穿插着用,人少也只能加班。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正在推进,大家都希望能有更多人尽快接过牺牲老环保的班。

父亲去世后第34天,在老房里准备着次日的“五七”祭奠仪式时,又被问及还会不会离开环保局,沉默许久,马小童忽然挺直腰身、抿了抿嘴,摇头说:“不会,绝对不会”。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赵淑媛、马小童为化名)

(本文首发于2018年1月11日《南方周末》)

原标题:2017年,至少十名环保人士突然离去

分享到:
投稿联系:马女士  0335-3030550  13613388823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1581970
邮箱:maxueji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huanbao(北极星环保网)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订阅号
每日精选环保热门资讯,天天涨环保知识。
做环保,我们是认真的!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