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 会员注册

  • 订阅

    订阅最新环保资讯

  •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了解环保最新资讯和精彩活动,实时信息触手可得!

  • 广告服务

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环保网  > 大气治理 > 正文

2017年 至少十名环保人士突然离去

北极星环保网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刘佳 袁嘉潞  2018/1/12 17:02:00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大气治理  关键词:环保人 大气十条 大气污染

北极星环保网讯:心梗、心脏病突发、脑溢血……2017年,环保一线至少有10人突发疾病去世。他们基本上是“老环保”,其中约半数为环境监察人员,不乏队长、局长和厅长。

这些环保人的离去不是没有先兆。但“有问题扛一扛”,似乎成为环保人去世前的常态。

他们离开的这年冬天,因为北京蓝天常在,被称为无霾之冬。

在父亲去世后第34天,女儿马小童才说起一直瞒着他的秘密:

父亲马占芳是北京市怀柔区环保局环境监察大队二队副队长。两年前,马小童被父亲说服,以编外身份进入环保系统工作。但自己的孩子还小,环保工作压力又太大,她几度想离开这个岗位,都被母亲拦下,也从未和父亲说起。

小童从未想到,先离开岗位的居然是干了三十多年环保的父亲。2017年11月17日清晨,50岁的马占芳突发心梗。去世时,上衣口袋还装着正要参加的防治沙尘督促会材料。

心梗、心脏病突发、脑溢血……据南方周末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环保一线有至少10人突发疾病去世。他们基本上都是老环保人,其中约半数为一线环境监察人员,不乏队长、局长和厅长。

他们离开的这年冬天,因为北京蓝天常在,被称为无霾之冬。

马占芳去世一个月后,他的办公桌还保留着原样。(农健/图)

仿佛只是暂时离开

马占芳是在家里去世的。位于怀柔城东的王化村,也是他和妻子赵淑媛一起长大的地方。

2017年12月末,室外温度已达零下,赶上北京清洁取暖,王化村尚未改造,取暖只能靠一台挂式空调,人在屋里待上一会儿便手脚发僵。妻子执意在阴冷的老房子里为马占芳守完百天,“我总相信,他还会回来”。

马小童也把一岁的女儿托给婆婆,自己陪母亲一起守着。

马占芳走得太突然了。2017年11月17日清晨7点30分,和往常一样,马占芳梳洗完毕正准备去单位,参加辖区施工工地扬尘治理的培训会,他还特意叮嘱同事收集些在建工地的营业执照和法定代表人的身份证,以便掌握更多工地情况。

赵淑媛忽然发现丈夫倒在床上。随后,马占芳被送往医院,被诊断为急性心肌梗死,抢救无效。

马占芳去世的一个月后,2017年12月20日,他的办公室还保持着原样,执法帽工工整整地放着,桌上是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和未处理的文件,他仿佛只是暂时离开,随时还会回来。

怀柔地形南北狭长,马占芳所在的二队管辖范围在北五镇,最北是北京人踏青、看红叶的喇叭沟门,从这里到怀柔城区直线距离80公里,去检查一趟走山路来回200多公里,没有专职司机,司机就是马占芳自己。

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因业务能力突出,会址所在的雁栖湖地区又归二队管辖。

拥有青梅竹马的爱情,马占芳表达感情时并不含蓄,他会跟妻子说“我怎么疼你都不够”,夜里也一定要牵手入睡。但深夜一个群众举报电话过来,他就可能随时出发。“我睡眠不好,你这样我没法睡,能不能关静音?”妻子抗议。“不行,这是工作要求。”马占芳坚持。

每到重污染预警,环保监察人员就要挨个排查一遍所有污染源,企业是否按照规定停工限产?工地是不是按预案停工洒水?“我们不提倡‘5+2’‘白加黑’,但这确实是我们的常态。”马占芳的同事、怀柔环保局监察大队队长冯海林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在环保局待了几十年,马占芳练出了绝活。“老马对全区的污染源状况门儿清。你提出一个点,他都有印象,大多数污染源都去过现场,能说出在什么位置、厂企名称、生产规模还有主要产品。”冯海林说。

王化村的老宅是几年前翻盖的,二楼有一张乒乓球桌,常加班的马占芳为了弥补妻子,尽量在空闲时间多陪她。

床头一个木质盒子里,一枚从事环保工作三十年纪念奖章安静地躺着。这是马占芳在去世前半个月收获的。这也是马占芳给妻子赵淑媛的惊喜,这些天,妻子就把它放在床头,时不时拿奖章出来摆弄。丈夫拿到奖章的那张笑脸,她至今还记得,“他心里就美啊,我从没看过他这么自豪。”

三十年前的1987年,环保部门还隶属于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未受到足够重视。三十年后的2017年是北京“大气十条”决战之年,PM2.5年均浓度要达到60微克/立方米,一度被认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2018年初,北京蓝天大考成绩单出炉:PM2.5年均浓度为58微克/立方米,这也意味着大气十条目标全部达成。

其实,怀柔区在2016年就率先完成辖区的浓度削减任务。“你看这个冬天北京空气好不好,为什么?那不是大风吹出来的。”马占芳的同事高一兰自问自答。

(梁淑怡/图)

再没看到蓝天

再有一年,比马占芳大一岁的张敏也将得到这份荣誉,1988年毕业,他也马上工作三十年了。

张敏是济南市长清区环保局第一个环保专业人才,后又进修于同济大学环境工程专业,是高级工程师,去世前任济南市长清区环保局监察执法派驻二中队队长。

2017年1月19日,张敏来到单位,准备带领队员外出检查时,突然感到身体不适。在传达室躺了下,很快失去了意识。

很多人还记得2017年1月的“跨年霾”,济南被笼罩在灰霾之下,全国多地接连遭受重度污染。

从开年起已经一连20天没有看到蓝天,张敏的同事也记得,区环保局局领导和张敏他们“持续两三个月没白没黑地检查”。

张敏负责的三个乡镇几乎聚集了长清区所有的企业。他去世后,家中仅剩12岁的独子和下岗靠摆地摊为生的妻子。“如果给嫂子安排个工作,跟哪个企业打招呼不行?但是他并没有。”长清环保局环境执法派驻二中队副队长司坤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张敏去世的当晚,济南市解除重污染天气橙色预警,但他却再也没能看到蓝天。

济南是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上“2+26”的城市,2017年面临着最严的治理措施和目标。30省份抽调了5600人开展了为期一年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的治霾大督查。张敏的同事也被抽调参与其中。

2016年,山东省17市共发布重污染天气预警115次。在2017年的秋冬季,雾霾却“爽约了”。

环保部宣教司巡视员刘友宾在2017年12月底的例行发布会上特别提到这个典型案例:2017年11月4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发生了一次重污染过程,启动了重污染天气橙色预警,“由于各地及时落实减排措施,联合行动,精准应对,大大降低了重污染过程的影响,主要污染物减排比例在20%左右。”

分享到:
投稿联系:马女士  0335-3030550  13613388823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1581970
邮箱:maxueji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huanbao(北极星环保网)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订阅号
每日精选环保热门资讯,天天涨环保知识。
做环保,我们是认真的!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