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固废网 > 环卫 > 正文

辛苦分类之后 垃圾都去哪了

北极星固废网  来源:财经车天下  作者:任旭丽 李皙寅  2019/7/29 9:38:35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固废处理  关键词:垃圾分类 湿垃圾 可回收垃圾

北极星固废网讯:垃圾分类运动如火如荼推广之际,各地方仍在摸着石头过河。为了达标,小区保洁员们新增了一项名为“湿垃圾分拣”的新任务,但其辛苦分拣的湿垃圾现阶段仍难以物尽其用。面对垃圾分类这个系统工程,政府、企业、居民都需要补齐短板

新工作将满一个月的时候,郭鑫和丈夫准备离开了。在承担小区垃圾收运分拣的这近一个月里,他们每天6点开始工作,从没有12点前睡过觉,甚至一度干到夜里3点,“站都站不住,晕的不得了”。

这个7月,一张A3或A4大小的《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指南》贴满了上海各商户、办公楼以及居民区,就连全家便利店的背景音乐,也悄然换成了垃圾分类的歌谣,垃圾分类成为上海市民生活中的头等大事。

“上海每两天产生的生活垃圾重量相当于一艘5万吨的辽宁号航母,12天能堆出一座东方明珠。”写在小学生读本里的内容,彰显着城市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处于满负荷或超负荷状态,垃圾围城问题凸显。

垃圾从源头分类完全必要。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3年到2017年五年间,全国年垃圾清运总量从1.7亿吨增长到2.2亿吨。另据《科技日报》2018年报道,住建部统计数据显示,中国600多座大中城市中,三分之二都已陷入垃圾包围之中,四分之一城市已没有堆放垃圾的合适场所。

传统垃圾混合清运,采用填埋、焚烧处理往往造成二次污染,也降低了可回收垃圾的利用率。此次上海将生活垃圾分为四大类:有害垃圾、可回收物、湿垃圾、干垃圾。实行垃圾分类后,意味着有更多样化的垃圾处理方式替代焚烧和填埋。比如,可回收垃圾及部分有害垃圾可以进行资源化利用,占生活垃圾总量一半左右的厨余垃圾,可用来堆肥还田、转化为沼气后发电。

“郭鑫们”有了新工作——小区湿垃圾二次分拣员,然而他们努力分拣的湿垃圾仍不能完全物尽其用,有的面临和干垃圾一样的命运——焚烧。湿垃圾从前端到末端的现状,反应着整个产业链摸着石头过河的现状。

在住建部城管局原局长王早生看来垃圾分类可谓“小事不小,不易做好”,作为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整合软件、硬件、工程、文化各种要素融合,现阶段各环节都存在断保,这就需要政府主导抓重点、补短板。

保洁员们的新任务

6月中旬,郭鑫和丈夫应聘成为上海市闵行区某小区的保洁员,这花了他们400元中介费。

早6晚6,包住,每人每月4000元,分出的可回收垃圾还可以自主处理,再加上湿垃圾分拣补贴,条件尚算丰厚。彼时,郭鑫没想到,这份条件还不错的工作并没看上去那么简单。

累,是郭鑫对这份工作最大的感受。从没有0点以前睡着过,除了午休一两个小时,郭鑫和丈夫几乎一刻不停地工作。工作第7天,郭鑫和丈夫干到了凌晨3点,站都站不住,晕得不得了。

腰痛、腿痛、牙龈肿痛排着队找上夫妇二人,郭鑫有些受不住,就和丈夫说,不行就别干了,别把身子累坏了。丈夫安慰她,先干着,干不行了再说。到后来丈夫松了口,说她要是干不行、不想干了,就一起走。

他们所负责的南区每天要产生70多桶垃圾,星期天甚至达90多桶。撤桶以后,南区近2000户居民,垃圾投放点从84减到了11个,随之而来的,是对清运频率的更高要求。

“根本弄不过来,这边一轮没拉完,那边桶又满了”,郭鑫丈夫的清运工作要持续到晚上一两点,可等到早上6点钟,很多垃圾桶就又满了,忙不过来的时候,郭鑫就会帮着丈夫一起,骑着电动小三轮在小区里清运。

11111.png

(清晨5时50分,南区北门垃圾桶已经堆满,有居民把垃圾放在了桶旁。任旭丽/摄)

清运工作一直在进行,但在小区里,仍然随时可以看到堆满的垃圾桶。

郭鑫有些怀念她的上一份工作,那是在饿了么公司大楼做保洁。

这家外卖平台占据着线上餐饮外卖订单的半壁江山。每天,超过千万的外卖餐盒经由这个平台到达千家万户,由于餐盒塑料难以再生利用,回收利用前景低迷,这些一次性塑料餐具大多无法循环利用,最终被焚烧处理,在她面前堆积如山的垃圾中,这些外卖塑料餐具也未缺席。

相比现在,那里的工作胜在轻松干净。每天6点上班,一个班8个小时,月工资3500,闲暇之余还可以接些保洁或按摩之类的零活儿,好的时候收入甚至可以翻倍。

那时候,她还报了个瑜伽班,现在再无周末,晚上到家一头栽在床上,有时候连洗漱都免了。

难分的湿垃圾

湿垃圾分拣是垃圾分类开始后的一项新工作。

郭鑫和丈夫负责小区南区的湿垃圾破袋,需要将湿垃圾桶中的剩饭剩菜、食材废料以及瓜皮果核等湿垃圾垃圾分拣出来,分出一桶15元。

塑料瓶2.6元/公斤,还不压称,但相比于湿垃圾,郭鑫还是更愿意花时间去做可回收垃圾的分拣,“又脏又累”,这是她对湿垃圾分拣这项工作的形容。

确实,湿垃圾也是垃圾中最“臭”的部分,一靠近湿垃圾桶,浓重的泔水腐败味道就铺面而来,引人作呕,一群群苍蝇环绕其间。

在腐败、腐烂的同时,湿垃圾还会产生以硫化氢、氨气、甲胺等为主要成分的臭气,这些气体挥发性大,刺激性气味大,对人体也有害。

因此,口罩、橡胶手套还有长裤袜子是郭鑫在分拣湿垃圾时的必备装备,长衣长裤和袜子主要是为了防蚊,厢房的蚊子特别多,一眨眼的功夫,身上就可能多出好几个包,抓到流血,还散着痒意。

虽然名为湿垃圾桶,垃圾袋里面的东西却五花八门,塑料袋、饮料瓶、尿不湿,甚至还有厕纸,这让郭鑫有些难以接受。

“还是有些人随便就扔,干垃圾湿垃圾咣啷全放一起!”郭鑫一边抱怨一边分拣着湿垃圾,她的工作其实不能简单称之为破袋,因为湿垃圾桶里形形色色的其他垃圾,准确来讲是分拣。

22222.png

(盛夏,郭鑫穿戴全套装备在湿热的环境中分拣湿垃圾,任旭丽/摄)

一个湿垃圾桶分出差不多三分之一桶的湿垃圾,花费了郭鑫40分钟的时间。按照环卫的指标,郭鑫和丈夫每天需要分拣出7桶湿垃圾,按这样的速度,完成这个任务差不多要花费10个小时的时间,均摊下来每人差不多5个小时。

如果分拣不合格,湿垃圾桶中混入塑料袋等干垃圾,环卫有权不予收运。

一天7桶的任务,夫妇二人也往往分不满,一些桶里分拣出的湿垃圾差不多只有桶身的三分之一,来收运的环卫工有意见,“太少了,只能算0.3桶,这不是骗钱呢?”

他比了比桶身的三分之二处,和郭鑫说,“别的小区至少都到这儿!”郭鑫只能不好意思地解释,自己是新来的,还不太熟练,环卫也就给运走了。

在勉强完成每天的7桶的湿垃圾分拣任务后,郭鑫和丈夫就不会再继续分拣了,这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忙了。

然而,郭鑫的前任就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搪塞了。之前他一个人负责南区垃圾的清运和分拣,根本忙不过来,只好去菜场要了丢弃的菜蔬当湿垃圾充数,但每个桶里的湿垃圾几乎都寥寥无几,环卫好几次投诉到物业,说垃圾分拣不过关。他被迫辞职。

7月12日,去物业开会回来的丈夫带回一个消息,湿垃圾15元每桶的补贴,要半年才能结。

为此,夫妻二人爆发了一次小口角。丈夫觉得郭鑫在湿垃圾分拣上花的时间有点少,但郭鑫觉得这个活儿确实又脏又累,工资还得半年结,很是不满。

郭鑫不知道,小区负责北区垃圾收运的保洁员张军,干了足足8个月,还没见过湿垃圾分拣的补贴款。

分享到:
投稿联系:马女士  0335-3030550  13613388823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1581970
邮箱:maxueji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gufei

北极星固废网订阅号
每日精选固废最新资讯,及时掌握行业动态。
固废领域,我们很用心!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