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水处理网 > 工业废水 > 正文

环境部摸排长江经济带 园区排污账本首披露:企业排污糊涂账 污水厂“晒太阳”

北极星水处理网  来源:千篇一绿  作者:刘佳  2019/11/4 9:28:02  我要投稿  

北极星水处理网讯:20个园区中,19个园区对涉水企业生产排污情况不清楚,18个无管网巡查维护台账;被发现问题的28个污水厂中,27家对工业废水来源情况不清楚。

工业园区的环保意识并没有跟上它们的经济贡献。有多名调研组人员透露,对方直言没有“家底”,是因为“上面没硬性要求”。

“长江将无鱼”的警示再度响起,长江将十年禁渔。然而,长江受到的威胁不仅仅是渔业。长江经济带面积虽只占全国的21%,但废水排放总量占全国的40%以上。

五年前发布并实施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简称“水十条”)推动了工业企业进入园区,使工业集聚区的集中污水处理设施建成率达到97%以上,增加废水处理规模2858万吨/日。新的问题是,这些污水处理设施能用得上、用得好吗?

情况并不乐观。2019年5月至6月,生态环境部派出7个调研组分赴长江经济带的皖赣鄂湘渝川滇七省市,调研了问题相对较多的27个省级及以上工业园区。南方周末记者从生态环境部独家获得的整改函件显示:要求整改的工业园区有20个,与这些工业园区相关的38个污水处理设施中,也有28个存在问题。

南方周末记者对厚厚的一沓整改函件统计发现,最普遍的问题居然是家底不清:20个园区中,19个园区对涉水企业生产排污情况不清楚,18个无管网巡查维护台账;被发现问题的28个污水厂中,27家对工业废水来源情况不清楚。

1.jpg

(梁淑怡/图)

企业偷排,污水厂“晒太阳”

“工业废水中由于不同企业、不同工艺,产生的废水有不同的特征污染物,有些是复杂的化合物甚至有毒有害物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流域水污染综合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廖海清分析。

调研结果显示,相当一部分工业园区对自己园区内企业的排污情况不清楚,这笔“糊涂账”引发了一系列后续麻烦。

家底不清,直接导致园区内企业偷排也无从发现。在根据函件统计的96项待整改问题中,有7项涉及企业自身的问题,其中就包括企业偷排。

2019年6月20日,南方周末记者跟随生态环境部调研组(以下简称调研组)在云南玉溪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走访时发现,沃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园区内的一处雨水井正冒热气,伴随一股难闻的臭味。

沃森生物的工作人员向调研组解释是冷凝水排到了雨水井中。不过,当地环境监测人员给出的报告则是,污水COD(化学需氧量)高达801mg/L,水温达到42.7℃,污水违法直排。

类似沃森生物等制药、疫苗类企业,其实还存在着其他隐患。

2.jpg

在昆明高新区一家疫苗企业,调研组和企业在疫苗生产后的废水灭活问题上也有过一番争论。企业称废水排入管网前已经在高于120℃的温度下灭活达20分钟,但调研组认为,只靠企业自己一年一度的设备验证,没有第三方监测证明,灭活效果不能保证。

在云南另一家贵金属集团,企业称废水在进入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之前,会预处理析出废水中的贵金属,类似的,也没有第三方监测结果显示金属已经被去除。不过企业坚持认为没问题,因为“贵金属很贵,流失掉会舍不得”。

家底不清,会直接导致下游的污水厂崩溃。

在江西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园区的白水湖污水厂在线监测氨氮长期超标、COD偶有超标,生态环境部挂牌督办半年后超标仍然存在。

污水厂工作人员发现,导致超标的罪魁祸首是管网里附着的白色污染物,怎么都处理不掉。调研组逐一排查园区涉水企业,结果发现一家做镜片的欧菲光学技术公司,白色粉末正是同样附着在企业预处理池池壁上的物质二氧化铈,是一种用于镜片抛光的抛光粉。

对于污水厂而言,既不知道园区污水的性质,甚至等不来污水。

在湖北荆门化工循环产业园,调研组发现,胜科(荆门)污水处理厂处于“吃不饱”的状态,负荷率只有1%-2%,污水处理设施无法正常运行。

这家污水厂设计的处理废水能力是每天万吨左右,计划引入二十多家大型企业,其中不乏废水排放量大的企业,但实际上只有两三家废水产生量较小的大企业入驻,每天污水厂实际处理废水量只有不到100立方米。

“污水厂的微生物要保持活性就要一直运行,正常看至少负荷率也要有20%。废水量太少,只能一点点攒起来,四五天再排一次。”湖北省调研组的一位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虽然荆门这家污水厂是极端案例,但类似园区规划不合理导致的污水厂“晒太阳”并不在少数。如果污水处理厂停转,企业有直排工业废水的可能。

没有“家底”,因为“上面没硬性要求”

自1979年第一个蛇口工业区挂牌以来,中国工业园区种类繁多,包括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边境经济合作区、出口加工区、保税区等多种类型。

“十二五”期间,工业园区作为产业集聚地,贡献了中国GDP的近50%。东部沿海地区的工业产值超过50%来自园区,西部地区的新增产值50%来自园区。

工业园区的环保意识并没有跟上它们的经济贡献。有多名调研组人员透露,对方直言没有“家底”,是因为“上面没硬性要求”。

“了解进水水质是一个基本功课,知道这个才能知道要管控的目标和限值,否则真正有害的物质,怎么进来怎么出去你都不知道,也就谈不上管理。”上述湖北调研组负责人说。

全国工业园区的主管部门亦比较复杂。高新区是科技部门主管,经济开发区承担商贸职能更多,还有科技园、物流园、软件园等,分属不同的主管单位。各地的省级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一般由县级领导如副县长兼任,国家级工业园区管委会主任则由副市长等兼任。

“真正懂环保的管理者比较少。”生态环境部对外合作与交流中心高级项目经理杨铭跑过全国两三百个工业园区,他发现,不光是管理者,有一些工业园区还没有专职的环保部门,省级及以下工业园区人手更加紧张,有的就把建设部门的半个岗位分出来兼职环保。

园区的污水管网没有巡查维护台账,“说明没有专人负责后续环保方面的维护,现在很普遍的现象是园区管理重建设、轻管理,重招商、轻环保。”廖海清分析。

至于污水厂的技术团队,一位从事污水处理的专家透露,虽然2015年“水十条”就已经提出建污水厂,但很多园区一直拖到了2017年考核年,见到一些园区因为逾期未建污水厂被撤销国家级、省级工业园区资格,才开始紧张。“地方招投标不透明,很多尚无工业废水处理经验的城镇生活污水厂靠人脉关系中标,套用传统生活污水处理工艺,并不适用于工业废水处理。”

摸清家底本非难事,关键是要有专门、专业的人做。云南玉溪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生态环境部整改函中仅有的两个拥有家底的园区之一,园区内涉水企业台账、环评报告、危废转运联单都分门别类地用硬壳文件夹收纳整齐。

赴重庆调研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清洁生产与循环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景洋建议,应该重视前期建立一园一档、一企一档,动态更新所有企业排污信息,“工业园区环保治理不能第一反应是达标、投诉、建工程,也要重视软服务,关键看园区投入人员和经费够不够。”

各类废水无需用一把尺衡量

杨铭观察到,东西部地区的工业园区废水处理各有特点。在东部地区,由于城镇化水平更高,园区大多离城镇不远,部分废水会排到附近的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处理。长江经济带依托城镇处理废水的工业园区比例在60%以上,其中浙江、上海就超过了80%。

而在西部地区,工业园区更多自建污水厂。但工业企业相对没那么集中、排水量不多,就经常会出现“大马拉小车”、污水厂“晒太阳”的情况。

调研组建议,可以考虑建设临时污水处理设施,处理能力在几百立方米每天,占地只有几十平米,也可以正常运行。另一种可行的方式则是依托园区内有自建污水处理厂的大企业。

“也可以分期建设污水处理设施,比如一期引入十家企业,二期再多引入几家企业,参照相应的废水量建设,后面再扩容。”云南调研组负责人说。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污染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沈志强认为,城镇生活污水厂的工艺设计与工业园区污水厂的工艺不同,工业废水的特征污染物因园区而异,甚至因企业而异,水质变化很大,如果不做好前期预处理,依托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处理工业废水很可能只是有毒有害物质随着生活污水稀释排放,更可能破坏城镇污水处理厂的处理设施。

“其实也不需要对所有类别的废水都用一把尺衡量,对环境无害的食品,COD可能不需要达到很低,难降解的有毒有害物质,COD达到500也可能不够。最好把每个行业的排放特征先摸清,根据行业风险分类,用不同的标准处理。”沈志强建议。

按照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2019年2月底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推进视频会上的部署,2019年年底,管网不配套、污水处理厂不达标的国家级园区要完成整改。2020年,基本实现所有工业园区污水管网完善,污水处理厂达标运行。留给地方的时间不多了。


原标题:环境部摸排长江经济带,园区排污账本首披露:企业排污糊涂账,污水厂“晒太阳”

分享到:
投稿联系:马女士  0335-3030550  13613388823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1581970
邮箱:maxueji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hbhbbjx

北极星水处理网订阅号
聚焦水处理行业,多维度解读行业发展。
全产业链追踪,行业人的必备!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