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您当前的位置:环保 > 固废网 > 危险废物 > 正文

疫区医疗垃圾“烧不完” “预备军”能否补位?

北极星固废网  来源:环保圈  作者:程彩云  2020/2/21 7:58:20  我要投稿  

北极星固废网讯:01受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年的春节与往年格外不同。

从年前到年后,有关疫情的消息牵动每个人的心,全国各省市每天确诊感染、疑似病例忽高忽低,随着企业陆续复工,人流密度加大,疫情防治与复工复产能否双赢仍未可知。

作为情系环保的一员,疫情发生后,居家隔离的时光,关注最多的当属医疗废弃物,这个被列为《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头号危险废物(HW01),其病毒、病菌的危害性是普通生活垃圾的几十、几百甚至上千倍,若处置不当,极易出现二次感染,很有可能导致疫情的再次蔓延。

因此,如同白衣天使身处“前方战场”救死扶伤一样,安全、稳妥、高效的处理医疗废物,杜绝病毒二次传染,也是环保人的“主战场”。

一周前,环保圈发文(深度丨抗击肺炎的“第二战场”,这一次为啥”不慌”了?),主要回顾自2003年非典过后,我国医疗废弃物取得的进步以及需要补的短板。

今日,笔者将继续探讨近期较为热议的话题:

第一、全国现有医疗废弃物处置能力,尤其是肺炎疫情的重灾区,真的够用吗?转运和处置能力不足时,主管部门、政府、环境企业做了什么?

第二,若医疗废弃物处置能力不足时,垃圾焚烧厂、水泥厂等焚烧炉应上级要求,纷纷上马应急协同处置,作为“预备军”补位原有的医废处置单位,是否具备专业的处置能力、能否堪当重任救场以及协同处置时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02急!疫情区医疗废弃物“水涨船高”

毫无疑问,这场突如其来肺炎疫情,不仅使全国各省市医疗废弃物突增,库存纷纷告急,也对辖区医疗废弃物的转运、处置能力带来很大的考验,尤其对疫情重灾区来说,依然“火烧眉毛”。

以疫情最严重的三个城市武汉、黄冈、孝感为例。据国泰君安证券研究分析,疫情发生前,三地各有一个医废处置中心,处置产能分别为50/10/5吨/天,日常接近满负荷运行状态。

1)武汉:2018年武汉年产医疗废物1.7万吨,由全市唯一的医废处置中心——年处置产能1.8万吨的武汉汉氏环保工程有限公司进行焚烧处置。

2)黄冈:2018年黄冈全市重点医疗卫生机构全年产生医疗废物3040吨,全部交由黄冈隆中环保有限公司进行集中收集处置,隆中环保年处置产能3600吨。

3)孝感:2018年孝感市医疗废物产生单位357家,年产生总量为1439.29吨,其中医疗废物综合利用/处置量为1432.58吨,贮存量为3.44吨,孝感中环环境医废处置产能1825吨/年,均接近满产状态。

然而疫情发生后,大量的医疗物资被消耗,甚至以往能够重复使用的衣服、鞋帽、口罩等,因为存在感染的风险,都要当作医疗废弃物扔掉,导致医疗废弃物“水涨船高”。

2月17日,据澎湃新闻报道,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湖北武汉某三甲医院自确定为定点医院以来,每日产生的医疗垃圾翻倍上升,总量达到500公斤。武汉某三甲医院保洁员称,每日医院医废产生量翻一番这些医疗垃圾都要及时清运,堆积多了就有感染隐患,可对武汉来说,本就捉襟见肘的转运和处置能力不足消纳日渐攀升的医疗废弃物。

一周前,就有媒体爆出武汉一医院医疗垃圾耽搁4天未清运的消息。2月13日,据澎湃新闻报道,武汉市普仁医院,从9日至12日,连续4天,清运医疗垃圾的车辆一直未出现,院内已堆积3000公斤了。

而负责医疗垃圾清运的汉氏公司也很无奈,称“全是一下子这么多,我们这的确烧不完,也转不完。”

该负责人表示,公司每天最多只能处理50吨医疗垃圾,焚烧炉还不能休息,不能保养。“顶着烧,没有办法,在我们这排着队是件很糟糕的事情。”

当然,这只是被媒体报道出来的消息,也是疫情重灾区存在的转运和处置能力不足的问题。“其实,其他城市都或多或少出现拉不完、烧不完的问题,即便2003年非典过后,全国各省市兴起大建医废处理设施的热潮,但是当时的设计规模只是按照当时的医院数量、接纳的人员等评估出来的,而当下受疫情影响,医疗垃圾产生量陡升,原有的设计规模显然不够了。“某医疗废弃物处置公司人说。

主管部门也意识到这点,在疫情还未扩散前,1月28日,生态环境部连发两道通知,《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废物环境管理工作的通知》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应急处置管理与技术指南(试行)》,及时部署肺炎疫情医疗废物环境管理工作。

上述公司负责人说,“应急备选技术路线,从侧面也说明部分省市医疗废物处置能力缺乏、区域处理能力分配不平衡。”.

笔者发现,技术《指南》对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应急处置技术路线做出详细规定。

最为醒目的一点,当区域内现有处置能力无法满足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应急处置需要时,应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可以选择可移动式医疗废物处置设施、危险废物焚烧设施、生活垃圾焚烧设施、工业炉窑等设施应急处置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实行定点管理。

通俗地理解,也就是,现有医废处理设施处理不完时,可以选用应急方案。除了跨区域协同,将医废转运临近地区设施集中处置之外,政策上准许各方“预备军”补位救场,比如垃圾焚烧、危废、水泥窑协同处置等企业,都可以应急处置医疗垃圾。

03“预备军”补位救场

近日,不断有生活垃圾焚烧企业、危废企业、水泥企业等,各方力量“临危受命”协同处置医疗废弃物的消息爆出。(如下图红色字体)

图片来自武汉某公众号内容

2月2日晚,中金环境披露,子公司金泰莱的危废焚烧炉作为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应急处置设施。

2月4日起,疫情发生后,湖北省武穴市医废突增。华新水泥下属的武穴华新水泥公司水泥窑协同处置医废。截至2月8日,已焚烧医废5.48吨,黄冈、黄石等地的医废也已交由华新水泥处置。

近日,坐落于首都的水泥龙头企业金隅集团也参与医废的处置。该公司向《中国经营报》表示,北京地区的危废、工业固废都是其处理的,金隅30%左右的水泥窑生产线具有协同处置能力。以北京地区为例,分别是位于昌平的“北水”和房山的“琉水”。北水承担医废、污泥、高校化学实验品等的协同处置;琉水则主要是协同垃圾焚烧飞灰的处置。

3.jpg

图为金隅集团

2月6日,东江环保在互动平台上回复称,其子公司参与到湖北地区的医废处理工作中。在江浙两省,东江环保所属危废处置基地的医疗废物日均处理量增加了30%-40%;在广东,位于惠州的广东省危废综合处置中心根据上级主管部门的要求,应急配置了每天处置4吨的医疗废物和1万多张感染患者床位的处置能力。

据深能环保董事长李倬舸透露,1月21日至2月5日,深能武汉新沟电厂为武汉市处理生活垃圾13722.66吨,协助武汉市政府处理特殊医疗垃圾21.74吨,为武汉抗击疫情提供有力支持。······

此外,据生态环境部披露,新三板公司环科股份、中节能集团旗下清洁技术企业、上海环境旗下南充嘉源环保等均被列为危废处置企业应急备用

。同时,工信部13日也表示,水泥窑协同处置医疗垃圾,具有处置效率高、无二次污染、安全性高等特点。原材料工业司将会同行业协会,指导重点水泥企业有序复产,加大医疗垃圾协同处理力度,保障好重点地区对医疗垃圾处置的需求。

04应急备选可行,能否“堪当大任”?

作为“预备军”的他们补位原有的医废处置单位,赞同者有之,认为,这不仅是社会责任感的高度表现,也从国内外实践案例、技术可行性角度找到了依据,肯定这种做法。

在近日生态环境部固废化学司举办有关垃圾焚烧应急处置医废问题与解答中提到,在技术方面,生活垃圾焚烧炉和医疗废物焚烧炉的主要技术要求相同,工况要求接近。生活垃圾焚烧炉炉膛内温度应≥850℃,生活垃圾在炉内的停留时间一般在1~1.5小时(炉排炉),在该焚烧条件下,新型冠状病毒完全能被灭活。在控制掺烧比例且做好卫生防护工作的情况下,比如上海利用生活垃圾焚烧设施处置医疗废物是可行的。

在国内应用方面,上海市、广东省汕尾市、珠海市、山东省东营市、福建省莆田市、湖北省仙桃市等地陆续利用生活垃圾焚烧设施开展了医疗废物应急处置工作。

对于大家担忧的感染风险,问答中也提到,经过加强源头控制、适当技术优化、工艺流程调整、加强卫生防疫防护管理等措施后,生活垃圾焚烧设施用于应急处置医疗废物的风险是可控的。

近日,中国水泥协会环保和资源综合利用专业委员会李忠锋也对水泥窑协同处置医废也持赞同。

图为水泥窑处理医疗废物

他表示,水泥窑协同处置医废具有天然优势。因为水泥窑内的温度非常高,在1400℃左右,包括各种病菌、病毒在内的有害物质,瞬间就能被杀灭。

他认为,对于水泥窑的高温窑炉来说,不管是协同处置医废还是其他废弃物,主要看废弃物中的元素,是否会对水泥窑以及生产的水泥产品有影响。因为部分医废中含“氯”较高,对水泥品质有影响,协同处理量应控制在合理水平。

其实,除了应上级主管部门要求以及社会责任感,这些“预备军”也有经济上的动力。以垃圾焚烧厂协同处置医废为例,医废处置按斤收费,全国各省市收费不同,大概2000元—3000元/吨左右,而生活垃圾焚烧协议价一般在100元/吨左右,甚至更低,所以垃圾焚烧企业也愿意接受医疗废弃物。

05

不过,也有些人持怀疑态度,认为非常时期采取非常手段,作为应急备选可行,但毕竟处置的废弃物不同,设备的设计结构、工况条件,还是有差异的,对于这种具有感染性较强的医疗废物还应交给专业医疗设施来处置,“预备军”应急备选可行,但不能遍地开花,也不能“堪当重任”,毕竟掺烧的比例有限,根据上海的规定掺烧不超过5%,能够处理的医疗垃圾太少,而且存在感染的风险。

“我不怀疑焚烧炉的温度,也同意高温下能将易感染的病菌杀死,但我对来焚烧厂协同处置的医废是否经过了清洗消毒、高温蒸煮、破碎毁形、强化包装等一系列预处理流程,如果是,谁来监督他们的预处理效果,监督的结果又是如何。”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环保人士表示。

据他了解,目前国内垃圾焚烧厂,大多数设施都未设置医疗卸料专口和全套的预处理及消毒系统,且医疗垃圾属于有害垃圾,环卫系统无法对其来料的危害性进行监督,垃圾焚烧企业做好生活垃圾处置是第一要义,不可本末倒置。

“在这个过程中,尤其注意的一点是,把好处理设施的准入门槛。“他强调,最近有部分企业想利用疫情上马一些小型焚烧炉,其中不乏生产标准不达标的,鱼目混珠,因此要仔细甄别,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投入和事后大量资源浪费。

此外,无论是医废处置单位,还是其他的水泥企业、焚烧企业,都要牢记医废是具有感染性的,所以处置过程中的转运、储存,包括人员的安全防护等,要严格按照危废处置要求来管理。

如何开展应急处置,才能确保处置过程安全可控,不造成二次污染。一位水泥企业的技术总工提出如下建议:

1、做好改造衔接。医疗垃圾的包装尺寸与一般危险废物不同,且医疗垃圾具有一定的感染性,水泥厂在技改时要做好衔接,确保上料系统及入料口的设置与医疗垃圾实际情况衔接顺畅。

2、由于水泥厂都未设置医疗垃圾贮存冷库,因此要与有关部门做好对接。医疗垃圾在水泥厂应急处置时,要做到日清日结,每日全面消毒,不临时贮存。

3、做好人员防护。按照医疗垃圾处置企业的防护标准为操作职工配备合适的防护用品。

4、做好培训。包括医疗垃圾的产生过程、成分组成及危害性;现场设备设施操作规范;作业过程安全防护措施;常见人身伤害的类型及预防措施;突发事故的应急处理流程。

5、做好与水泥生产的匹配。由于医疗垃圾氯含量较高,一般在3-5%,比一般危险废物及生料氯含量要高的多,因此要做好匹配,合理确定投加量,确保水泥生产运行稳定。

写到这,有人说,非常时期采取的非常措施,这些预备军临危受命,只要能在关键时刻解决难题,能成功就是英雄。那么您是如何看待,特殊时期,让垃圾焚烧厂、水泥厂、工业危废厂等处置医疗垃圾,这些预备军能否“堪当大任”?

原标题:疫区医疗垃圾“烧不完”,“预备军”能否补位?

分享到:
投稿联系:马女士  0335-3030550  13613388823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1581970
邮箱:maxueji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gufei

北极星固废网订阅号
每日精选固废最新资讯,及时掌握行业动态。
固废领域,我们很用心!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