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您当前的位置:环保 > 固废网 > 危险废物 > 正文

“吃不饱”又“放不下” 危险废物如何安身

北极星固废网  来源:中国化工报  作者:胡惠雯 刘海军 曹阳 徐岩  2020/3/20 15:49:19  我要投稿  

北极星固废网讯:2019年3月21日,江苏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特大爆炸事故震惊全国,之后的调查报告确认为“危废长期违法贮存”引发爆炸。

一年过去了,由危废引发的事故却仍有发生。危废引发的安全事故如何才能杜绝?源头如何才能减量?全流程监管如何才能落到实处?太多的问题还需要行业给出正确答案。

存量渐增风险极大

由于危废处理程序和环节复杂,如果分类不专业或者根本不分类、堆积时间过长、环境密闭不通风、甚至外界影响等因素都有可能引发危害事故。去年以来先后发生多起火灾事故,说明“3·21”事故绝非偶然。

根据2018年中国统计年鉴数据,2012~2017年,我国危废产生量年复合增长率为15%,2018年在8400万吨左右;2012~2017年我国危废处置量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9.5%,2018年在2900万吨左右。而根据各地环保部门公布的危废经营许可证核准数据,截止2019年6月30日,全国危废核准规模为9961.42万吨/年(其中综合经营规模为8701.86万吨/年,收集经营规模为959.56万吨/年),但实际综合产能利用率(实际处理量/核准规模)仅为30%。

石油和化工行业危险废物管理问题也极为突出,危废产生量大、种类多、成分复杂、处理处置难度大。据不完全统计,全行业每年危险废物产生量约1500万吨左右。生态环境部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总计2181家企业获得省级危废处理资质,但60%以上的企业危废处理产能不足2万吨/年。石油和化工企业危险废物堆存量持续上升,带来的隐患、风险不言而喻。

绍兴上虞泰盛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陶建国介绍说,化工生产产生的危废成分复杂,有时会因原料、工艺、工艺参数变化产生的危废组成发生变化,在实际生产中,一些企业重视产品生产过程的安全工作,但是对危险废物的处置和暂存过程不重视,极易引发重大安全事故,危废物料在长期存放过程中,部分物料可能会发生分解放热,如果物料存放场所通风条件差,极易发生热量积聚而加速分解,最后引发着火、爆炸等重大事故,江苏响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

处理能力开始闲置

“前几年环保企业不计成本、疯狂扫货式地进行行业并购,但去年未再出现,而且新增危险废物投资项目数量未见增加。”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危废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李静指出。

其实,这种状况和“3.21”不无关系。“3·21”后,各地纷纷加强对化工企业和化工园区的安全、环保管理标准和监管,有的市县甚至做出了不再发展化工行业、对原有化工企业和园区进行关停并转的决定。一年来,全国化工行业集中清理整顿对危废处置市场产生的正负两方面效应都非常明显。

根据该协会对已投运危险废物经营单位的调查,一些经营单位产能利用率有所下降,市场上寻找危险废物“货源”的难度开始加大,竞争趋于激烈。

此外,2019年危废处理价格呈现“拐点”苗头,危险废物处置价格上涨态势不再延续,一些地区出现危险废物处置价格下降。今年一季度,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化工企业生产滞后,危险废物处置需求降低,焚烧价格持续下跌。

“吃不饱”又“放不下”

一方面是工业企业危险废物大量堆积,形成危险隐患,另一方面是危废处理企业“吃不饱”。这种情况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工业危废综合产能利用率低的一个核心原因可能在于产能区域性错配严重。

记者拿到的一份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全国共有2474家企业持有2630张危废经营许可证。其中江苏有449家企业,经营规模为1319.8万吨/年,位居全国第一;浙江有246家企业,经营规模为648.18万吨/年;山东有137家企业,经营规模为758.19万吨/年。而第一经济大省广东以及京津沪等直辖市的经营企业和规模却相去甚远。

“除了区域因素,结构因素也不容忽视。”长期从事危废处置业务的浙江贵大贵金属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建飞介绍说,一般危废处理企业更倾向于建设高价值的危废处理产能,譬如贵金属加工;而因技术和盈利性原因,部分附加值不高的危废处置产能不足,譬如各类灰渣、废料的处理。

危废资质中细分小类众多,但当地实际需求往往与资质种类不匹配。有数据显示,当前我国危废处理市场呈“小散弱”特点,其中行业前十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不足10%,能处理25种以上危废的公司仅占全国总数1%左右,处理种类小于5种的公司占比达到88%,大部分企业危废处置规模小于50吨/日,所以生产企业不愿选择这种业务单一、规模小的危废处理企业。

陈建飞指出,从生产企业角度考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考虑经济技术因素,受制手续环节,以及自身配套,企业自行处置占比大。由基于成本考量,生产企业会尽量少处理、多堆积,堆积多了就容易形成新的安全隐患。

源头减量资源化利用

针对上述问题,有专家认为:可从化工危废产生的起始阶段,加强鉴定识别分类,提高资源化利用,有效减少需要处理的危废数量。

陶建国建议,应鼓励企业开展危险废物减量化、资源化利用。危废的减量化工作要从源头减排、资源化利用和未端治理相结合,在源头治理上要通过工艺优化、装置提升等手段提高产品收率,消除或减少产生量,若无法从源头上削减危废产生量,则想办法进行资源化利用,如开发以危废为原料的下游产品,变废为宝。既无法源头减量化,又无法进行资源化利用的危废,只能进行末端治理,在末端治理上尽量选用减量化效果明显的技术,如焚烧处理等。同时,建议政府鼓励有富裕处置能力的企业承接处置外单位的危废,当然外单位危废类别要符合处置装置审批时可接收的危废类型,一方面可以扩大地区的危险废物处置能力,另一方面降低企业的危废处置成本。

值得关注的是,各地“无废城市”建设也将带来危废管理理念、运营模式的深刻变化。“无废城市”建设首先是减少废物的产生,其次是废物尽可能资源化利用,最后才是安全无害处置。

近年来危废处理投资增长最快的是综合焚烧、填埋、水泥窑协同处置等领域,这固然反映了当前危险废物处置需求的现实,但把太多资源集中于“最后一道门”,容易加大资源消耗压力和环境风险。而《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相关政策的修订,将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纳入企业危险废物管理的责任清单中,“减少产生”是挑战,一些有条件的化企已经着手开展危废处置业务。

据了解,海湾集团自搬迁以后,生产装置产生的危险废物主要是废包装物、精馏残渣、废试剂(瓶)、废活性炭、废机油、废催化剂等,每月需要处置约20吨,目前除部分轻重组分(可回收)外,全部委托海湾集团旗下海湾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处置。

海湾集团还承担了青岛市危废处置的工作任务,项目于2017年6月开工建设,焚烧装置于2019年初正式投入运行,可处理HW02-HW50中的41大类固体废物;1万吨/年物化处置、4.5万吨/年的固化装置和安全填埋场,均在2019年上半年投产运行;医疗废物项目于2019年10月底竣工,12月底正式投产试运行,日处理能力50吨。为解决青岛市废盐、重金属类危废的处置问题,该公司还将投资5亿元,建设年处置3万吨危险废物的刚性结构填埋场项目。

山东省生态环境厅二级巡视员鞠振平表示,山东是化工大省,受利用处置技术、设施等影响,危废大量贮存,危险废物污染防治工作面临的形势还十分严峻。下一步要尽快补齐短板,运用市场手段推进危险废物处置设施项目建设,年内实现处置能力与危险废物产生种类、数量基本匹配。

跨区域解决产能错配

近几年,危废处理行业因资质壁垒及区域规划等问题导致区域供需不平衡,跨省转运、处置现象较多。去年9月,河南、江西、宁夏等地跨省转移危废申请被拒,引发业内广泛关注。

为此,生产环境部发布的《关于提升危险废物环境监管能力、利用处置能力和环境风险防范能力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提出,推动建立“省域内能力总体匹配、省域间协同合作、特殊类别全国统筹”的危险废物处置体系,目标是各省(区、市)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能力与实际需求基本匹配,全国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能力与实际需要总体平衡,布局趋于合理。

山东华鲁恒升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环保工程师田文平表示,一般来说,危废省内转移非常便捷,但是由于一些种类的危废数量过多,而周边区域内的经营单位处理能力又不足;或是部分危废种类特殊、产生量少,而周边区域未建设对应处理设施等原因,导致了部分危废仍需跨省转移,而跨省转移仍需审批,调节弹性小。

“跨区域合作是解决产能错配的重要途径,而且跨区域协同有利于形成规模效应、降低成本。”山东省环科院环境咨询中心主任秦霄鹏介绍说,2018年,川渝两地就签署《危废跨省市转移合作协议》开启深度合作。但是,跨区域合作的推行也具有一定难度。一方面,我国实行危废转移联单制度,手续复杂,各省管理制度不统一,审批耗时长;另一方面,危废潜在环境和安全风险很大,危废接收区域的环境容量各有不同,许多区域并不愿接危废这块“烫手山芋”。

针对上述情况,生态环境部《指导意见》提出,探索以“白名单”方式对危险废物跨省转移审批实行简化许可,探索建立危险废物跨区域转移处置的生态环境保护补偿机制,以解决跨区域合作的难点。

秦霄鹏建议,国家危险废物申报登记、转移管理系统应用进一步深化,基本形成全国一张网,为危险废物跨区域转移审批、监管和省域间危险废物利用处置合作打下基础。

探索全生命周期管理

当前,我国在危废领域已经从法律、建设规划、专项行动、技术规范、全生命周期监管政策、督察等多层次建立了顶层设计框架,并不断弥补短板。

近日,生态环境部进一步修改完善形成了《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修订稿)》(二次征求意见稿)。该征求意见稿的内容调整主要是根据行业需求,结合不同细分行业的实际工艺技术和产品副产品,残渣特点等相对动态的进行调整,而不是一成不变。

启迪环境固再中心危废医废事业部副总经理兼技术总监房建忠认为,这个趋势应该是一个科学的态度,收紧并管住该管的,对于实际生产过程中对环境的污染做到可控,可利用,或者可以转化无害的类别,充分的判别分析评估,符合豁免条件的回逐步添加到豁免名单,这是一个积极信号,同时也鼓励开辟各种科学的协同处置渠道,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危废产生的企业可升级优化生产工艺流程,通过技术升级优化提高原材料消耗和副产物产生量,做到源头控制,总量减少;根据副产物特点和生产工艺特点,进行副产物的二次利用,减少终端废物的产生量。

危险废物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点一点鼠标就可以全程跟踪去向,如有异常还能自动预警并在线追溯。目前已启用的舟山市危险废物动态管理系统,通过信息化和智能化技术,实现了危废网上申报、审批,以及转移、处置全过程监管。

据介绍,只要危废转移电子联单一创建,系统就会自动形成运输轨迹图,而且危废产生端和处置端都要过磅确认。如果危废在转移过程中出现重量不符、运输路线异常、车辆超时等问题,系统会自动预警。预警后生态环境部门只需向企业核实,即可确认途中是否出现了突发情况,或者运输单位出现了一些违法行为。

针对危废暂存问题,陶建国建议要强化对危险废物热安全性评估,评估物料堆放过程的安全性;控制危险废物厂区内的堆放量,禁止把大量的高风险的危险废物暂存在仓库;企业要加强对危险废物堆放场地的规范化建设,设置必要的监控设施。此外,建议将位于同一工业园区内的特定企业产生的特定种类危险废物作为生产原料进行定向利用的,可以免于领取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这对集团型企业内部固废的资源化利用有很好的促进作用,将打通废物资源化利用最后一公里。

分享到:
投稿联系:0335-3030550  邮箱:huanbaowa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gufei

北极星固废网订阅号
每日精选固废最新资讯,及时掌握行业动态。
固废领域,我们很用心!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