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 会员注册

  • 订阅

    订阅环保资讯

  •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随时随地了解环保最新资讯和精彩活动,实时信息触手可得!

  • 广告服务

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大气网  > 环境修复 > 烟气脱硫 > 正文

6位院士专家全面解析环保技术前沿

北极星大气网  来源:中国环保产业协会    2019/3/4 9:13:03  我要投稿  

北极星大气网讯:围绕水、气、土三场污染防治攻坚战,郝吉明、曲久辉、彭永臻、贺泓、刘文清、李广贺六位院士、专家分享了大气污染防治水污染治理技术创新、生物脱氮除磷、柴油车污染控制和大气环境监测、场地污染控制与修复等领域的政策分析、技术进展和产业判断,堪称环保领域智力含量最为密集的一堂大课。

6位顶级专家全面解析环保技术前沿。

一、郝吉明:打赢蓝天保卫战关键性挑战在哪里?

21.jpg

中国工程院院士、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分室教授 郝吉明

回顾过去5年大气治理工作,郝吉明感受颇深:“大气十条实施以来,大气污染领域实现了一系列的历史性变革,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

在总结回顾过去5年的工作脉络后,他特别分析了打赢蓝天保卫战的挑战,并提出中肯建议。郝吉明说,首先,必须清醒地认识到,PM2.5防治刚刚走出第一步,依然任重道远;其次,治理的渠道成效总是先易后难。空气质量管理进入了PM2.5和臭氧协同防治的深水区。

第三,产业能源和交通结构的调整,是一个长期系统的工程,还需要时间。此外,继续提升科技服务能力,构建精细化的大气环境管理治理体系,还需要花更大力气。“科技引领,在科技上花更大投入,取得更多的进展,是持续支撑科技治霾的必然条件。”

郝吉明建议,要继续巩固深化大气污染防治的成果,同时进一步扩大治理区域,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之外,建议加上川渝地区、汾渭平原、长江中央城市群新三区。在优化能源、产业和交通结构调整上,要考虑如何优化铁路、公路、水运相结合的运输体系。

对于“十三五”国家减排工程的推进,他认为,清洁柴油车、非电行业污染控制、VOCs减排等是非常需要的。特别是针对氮氧化物和VOCs两类污染物。

郝吉明在发言中特别强调要加强科技支撑和能力建设。目前在大气科技支撑和能力建设方面,还缺少统一规划,缺少顶层设计;空气质量标准科学性和匹配性有待改善;如何建立基于大数据的科学决策平台,还有很多挑战。

他最后表示,总体上,我们大气治理的方向是正确的,执行和保障是有利的。还要继续总结经验,坚持不懈努力,一个战役接着一个战役的打。“相信到2050年我们基本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指导值是非常有希望的!”。

二、曲久辉:哪些水污染治理技术代表未来?

22.jpg

中国工程院院士、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 曲久辉

“治理水污染,改善水环境,保障水安全,这种需求导向跟我们水技术的创新驱动结合在一起”。曲久辉在发言中指出,中国水污染治理产业已经到了关键时期,技术到了革命时期,产业和技术融合必然是大势所趋。

“期待环保企业家都有创新的情怀和智慧,创新一定会成为产业的命脉和未来。”曲久辉提出,产业需求与技术融通任重道远,企业要在其中发挥创新主体的角色,要做到自觉创新和驱动创新相融合,自发创新和规划创新相融合,自己创新和合作创新相融合,自主创新和引进创新相结合。

未来水处理行业的核心技术是什么?对此,他表示,水污染治理生物技术以及关键设备将排在首位。生物科学发展会支撑水污染治理产业,而生物技术往往要和材料技术和信息技术协同,生物、材料、信息三个技术融合可能是我们水污染治理发展的重要方向。

第二,新材料是未来水处理支柱型产业。新材料改善水污染处理中生物反应,强化物理和化学反应,同样它也会成为绿色过程新的载体和方向。污水处理的资源化、能源化,也要依赖于新材料。

第三,水污染治理还要强调生态。从生态系统响应变化和生态系统风险控制角度研究水污染处理的关键技术和设施。一些绿色技术,比如低能耗、低药耗的技术,不加药、少加药,安全和简捷的技术。

第四,能够改善甚至改变能源渠道的技术。核心问题应该是太阳能利用,这也依赖于新材料开发,环保产业应该在这方面加大投入力度和对产业未来布局的支撑。

三、贺泓:柴油车污染控制技术与产业如何应对国六挑战?

23.jpg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分室研究员 贺泓

“中型柴油车是我们机动车污染控制中的重中之重”。贺泓说,我们虽然现在面临电动化大的国际趋势,但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柴油机仍然是我们公路运输业主要的动力来源。这几年污染控制标准是在快速的提升过程中,给科研、产业界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很有紧迫感。

据他介绍,目前技术和产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是国六(国家第六阶段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标准)。从排放来看,已经接近零排放,实现难度非常大;国六还第一次提出整车排放控制,加长了行驶里程的要求,是非常严峻的挑战。

挑战之一是DPF和SCR技术融合以后,对SCR催化剂带来的热冲击。CU基小孔分子筛这种耐高温材料非常昂贵,一吨几十万美元。我们跟浙江大学合作提出一步法合成,把成本降低1/5,在热稳定性上略有一点差距,这个很快也能克服。

除了在载体上取得了突破,在薄壁模具制造上也挑战国际最先进水平,马上可以量产;在设计上对DPF进行改进,尽量减少再生次数,减少热冲击,节省燃料,在研制新型非对称模具上也突破难关,可以实现量产。

最大的挑战是发动机。贺泓说,我们在满足国四标准的技术上取得了很大成就,后处理系统占据市场主流,半壁江山以上是国产技术。到国六阶段发现一个“卡脖子”的技术问题。

他解释说,国六阶段,后处理系统重要性进一步的上升,要跟发动机系统紧密耦合成一个体系,不仅仅要读取数据,还要相互制约。根据我们排放法规的要求,后处理系统要向发动机发指令,发现做不到。“我们引进的发动机是不完全的引进,可以生产制造,但是控制原代码不向我们开放,没法改进。以前我们不太关心,现在必须关心,否则后处理系统跟它配不上,在国六阶段我们必须突破这个瓶颈。”

分享到:
投稿联系:马女士  0335-3030550  13613388823  新闻投稿咨询QQ: 2731581970
邮箱:maxueji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huanbao(北极星环保网)

北极星环保网官方订阅号
每日精选环保热门资讯,天天涨环保知识。
做环保,我们是认真的!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