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您当前的位置:环保 > 固废网 > 危险废物 > 正文

医疗废物监管难在哪

北极星固废网  来源:《发明与创新(大科技)》    2020/2/4 10:02:36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固废处理  关键词:医疗废物 废物回收 废物处理

北极星固废网讯:摘要:正近年来,医疗废物流入黑作坊的事件时不时地被媒体曝光,引发公众对医疗废物处置的广泛关注。业内人士认为,要想让医疗废物处置走上“正道”,就必须堵住监管漏洞。通过加强法制建设,规范管理制度,促使医疗机构对医疗废物的管理高度重视,真正做到有法可依,违法必究

从医院回收输液管、输液袋等医疗废物后转卖,经过违规黑心工厂的加工,制成一次性塑料餐盘和劣质儿童玩具……南京栖霞公安分局历时3 个多月,于近日侦破了南京市首起医疗废物污染环境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3 人,现场查获医疗废物13.5 吨。

回收与再生的确是废物处理的潮流所向。既然如此,医疗废物摇身一变成为餐盒和玩具,如此废物利用,似乎也算是“凤凰涅槃”。但医疗废物被列为“头号危险废物”,它含有大量的致病微生物或同位素等有害物质,极易成为新的环境污染源和疾病传播源。

而类似的医疗废物管理漏洞并非第一次被曝光,广东、湖南、江苏等地都曾被曝出问题,其中不乏医疗机构的护士大量变卖医疗废物获利。医疗废物回收处置乱象丛生,分类、运送、处置、监管存在较大漏洞。

医疗废物管理失位所隐藏的公共卫生风险不容低估,而如何避免医疗废物频频“失守”,则更需相关部门全面强化监管,彻底“斩断”倒卖医疗废物背后的利益链条。

危害是普通废物数百倍

异常难闻的气味,现场大量散落的针头、注射器、输液皮管,医用棉签上还留有残存的药水或血液……这是去年8月底,南京栖霞公安分局在对辖区燕子矶一带开展清查整治行动时,在顾家村一家废品回收站见到的场景。在回收站及其经营者张某的车内,共清理针头、输液管等医疗废物约8.5 吨、抗生素类小玻璃瓶约5 吨。

据警方调查,自2012 年以来,张某已非法收购倒卖医疗废物3000 余吨,涉案价值4000 余万元。在如此触目惊心的犯罪数额背后,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北京零废弃发起人毛达更担心的是这种行为带来的巨大健康隐患。常年从事废物分类研究工作的他深知,与普通生活废物相比,医疗废物的危害性是致命的。

在很多国家,医疗废物都有“致命杀手”之称,这不仅是因为这些针头、输液管、输液瓶等废物中含有有害病原体和强于普通生活废物数百甚至上千倍的细菌,更重要的是很多医疗废物由于直接与病患身体接触,如果处置不当将具有极强的感染性,成为环境污染源和疾病传播源,滋生双重污染。

有资料显示,20 世纪70 年代,我国就曾发生医疗废物处置不当而引起乙肝流行的事件。为此,医疗废物除了在《国家危险废物名录》中被列为“头号危险废物”外,2003 年6 月,国务院还出台了《医疗废物管理条例》,要求各地实现专人负责制,对收集、贮存、运输、处置全程严格监管,建设集中处置中心,实现无害化处置,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买卖、加工医疗废物。

高额利润致人铤而走险

国家明令禁止医疗废物买卖,为何有人敢铤而走险?

普宁市里湖镇是广东最大的塑料废品回收集散地之一,大约有200 家废品回收站。一名詹姓回收站负责人估计,平均每天有六七百吨塑料废品流入塑料会被粉碎,“用针筒打碎出来的质量较好,一吨可卖到8000 元左右。”这名负责人算了一笔账,如果直接从医院护工手里买来分拣好的针筒、塑料吊瓶,收购价是每斤2 元。如果直接从医院收购原始医疗废物,收购费用只要几百元,而分拣出来的针筒每吨是6000 元左右,输液瓶(袋) 每吨将近7000 元,输液管每吨在6000 元以上。“ 分拣工作则找一些村民帮忙, 支付100 元工钱即可。”

里湖镇另一家回收站的负责人介绍,普通塑料打成颗粒每吨为3000 元左右,而医疗废物塑料打成颗粒每吨为7000 元至8000 元不等,看似价格较高,其实不愁销路。

国家明令禁止医疗废物买卖,为何交易还如此红火?汕头市澄海区莲阳中学附近一家回收站的经营者说,废旧塑料经过切割或制成颗粒状后叫做再生料,普通再生料的价格较低,而医疗废物的再生料价格较高。

该经营者说,混入医疗废物的再生料每吨为8500 元,而普通的再生料每吨为6200 元。由于差价很大,因而这些医疗废物很有市场。一些塑料加工厂负责人表示:“只要不告诉别人,没人会知道里面混有针筒、吊瓶。”

回收处置监管漏洞大

医疗废物流入黑作坊不仅是某地独有的现象,在全国都带有一定的普遍性。

一家三甲医院监管办负责人说:“医院各个科室产生的医疗废物经过分类后,就会被送到暂时存储间里分门别类地存放。每天晚上,专业运输公司的车辆就会来医院清运医疗废物。医院支付给清运公司的费用是每天每个床位2元,医院共有1700 多个床位,每年要支付125 万元左右的费用。”

一位熟悉医疗废物处理程序的人士透露:“医院把医疗废物送到处置中心或做焚烧填埋处理,需要一定的处理费用,而如果把医疗废物卖给加工作坊,不但不用给钱,还能得到一笔不菲的费用。”

部分基层医院允许医院护工、物业人员倒卖医疗废物,这已成为一种潜规则。湖南省一家公立医院的知情人士透露,一些公立医院的医疗废物由物业公司分类、存储、联系专业公司处置,但物业公司是否会将医疗废物全部交给专业公司根本不得而知,有一些物业公司请的护工、保洁阿姨的头目是一些医疗废物回收员拉拢的“关键人物”。

湖南一家县级公立医院的负责人透露,该县级医院给护工、清洁员每个月的工资不高,因而默许了他们将输液袋、药瓶等医疗废物卖给收废品的人。

此外,中研普华研究员覃崇指出,医疗废物管理不健全,部分医院在建筑设计时缺乏有关医疗废物正确处置的设施。如有的医院没有设立焚烧炉,无法及时处理废物。相应部门职责分工不明确,部分省市地区缺乏有效监督,导致督导部门在医疗废物处置的全过程中完全无法实现监督工作,使医疗废物产生不明、分类不清、运输不当,而当问题出现后部门之间责任不清、相互推诿。

全方位严监管

卫生法学专家卓小勤强调,把好源头关,如果仅靠医院自身的制度完善是远远不够的,各地卫生行政部门必须加大对各类医院的监管力度。医院监管实际中确实存在点多、面广、线长等难题,这就更要求监管工作要形成常态化,且有一定的针对性,特别是对于基层医院、私人诊所这类容易出现医疗废物处理不规范的医疗机构要给予更多关注。

医疗废物的非法倒卖过程要历经多个环节,因此,除了加大源头治理外,强化各个环节的监管,建立全面完整的监管体系,能有效打击这类行为。

“当前各部门将医疗废物的监管精力更多地放在了医院上,但实际中医疗废物的非法流出也可能出现在运输、处置等环节中。”卓小勤认为,对那些有资质的医疗废物专业处置机构的监管同样不能放松,同时应进一步推行医疗废物处置、流向的登记、报告等制度,一旦出现问题,有助于追根溯源,明确责任。

目前,不少地区已开始试行这类制度。河南省南阳市环保部门就制定了“联单转移制度”,联单一式四份,由医疗废物产生单位、运输单位、处置单位、环保局监管部门各持一份。环保部门通过定期抽查转移联单执行情况,以及深入现场进行实地督查,确保医疗废物的规范化处置。

此外,毛达建议,我国的医疗废物处置技术要多吸取西方国家经验,比如除了集中焚烧外,还可采用高温蒸煮等更为经济环保的方法,这样既能降低医疗废物处置成本,也能避免因焚烧医疗废物可能带来的环境污染。同时,这项技术可在医院内部自行处理,也能解决一些医疗废物处置机构相对稀缺地区的实际困难。

投稿联系:0335-3030550  邮箱:huanbaowa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gufei

北极星固废网订阅号
每日精选固废最新资讯,及时掌握行业动态。
固废领域,我们很用心!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