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新闻
  • 产品
  • 企业
您当前的位置:环保 > 大气网 > 烟气脱硝 > 正文

鞍钢本钢重组又重提 是他在推动?

北极星大气网  来源:料道  作者:小料同学  2021/4/7 9:07:47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大气治理  关键词:鞍钢 本钢 钢铁企业

北极星大气网讯:4月6日,辽宁省人民政府发布《辽宁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从该文件获悉,“十四五”时期,辽宁省将推动鞍钢本钢等央地钢铁企业联合重组,培育世界一流钢铁企业;到2025年,辽宁省高品质钢铁材料行业营业收入达到2000亿元以上。

1.jpg

时至今日,鞍本的重组已经历时10年有余,其间几经波折。

而此次辽宁省政府正式把鞍本重组列入到省十四五发展规划,或许始于2019年的那次人事调整——

谭成旭掌舵鞍钢的意义

2.jpg

2019年10月25日下午,鞍钢集团有限公司召开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

中共中央组织部有关干部局负责同志宣布了中央关于鞍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调整的决定:谭成旭同志任鞍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免去其辽宁省大连市市长职务;免去姚林同志的鞍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另有任用。上述职务任免按有关法律和章程的规定办理。

此前一天,原鞍钢董事长、党委书记姚林调任中铝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空出的鞍钢集团一把手位置,引发了业内广泛猜测。当时,坊间围绕盛传将由在宝钢工作35年,曾任中国宝武党委常委兼宝钢股份董事长,2018年11月调任中国鞍钢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的戴志浩执掌鞍钢。

如这种猜测成真,则意味着中国宝武和鞍钢集团的联合重组很可能被提上日程。

然而,谭成旭的走马上任,则引导事件向另一个方向发展——鞍本重组。

鞍本重组,已是老生常谈。

据路透社去年3月6日消息,本钢有关负责人向路透社记者表示,尽管鞍钢本钢长期以来一直在谈论可能的合并,但本钢不会与区域竞争对手鞍钢集团合并。

早在5年前,工信部在“钢铁工业十二五规划”中就制定过一个跨区域重组计划,当时的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都被作为重点钢企,担任着兼并重组的主力,宝钢负责整合新疆和广东钢铁企业,武钢负责整合云南和广西钢铁企业。

现如今,这两家中国南方最大的钢铁公司走到了一起,成立了全球第二大钢铁巨无霸。

眼看着这一幕,作为当时在十二五规划中同样被钦定的另外两家承担兼并重组大任的重点钢企,首钢和鞍钢却都还在为联姻之后谁当家而争执不下,不属于一个省管辖的首钢和河钢自然是谁也不服谁,连一个省内的鞍钢和本钢都是面和心不和。

按照本钢的说法,这其中自然有地方政府利益、人员安置等敏感问题,然而更深层的原因在于,“宝武联姻”之后上可节制三大矿山,下可拓展东南亚和“一带一路”市场,真正地迈入全球资源整合时代;而地处东北、背靠矿山的“鞍本”,如果无法保证“结果大于二”,又哪有心思去推进“一加一”呢?

十年重组路

2016年9月21日,鞍钢股份开盘之后便开始直线拉升,仅用了15分钟就冲至涨停板,尽管这一涨停板并未坚持到最终收盘,但是该股当天仍旧大涨6.9%,交易量达到9889万股,创下当年以来的第二大单日成交量。

引发鞍钢股份乃至整个钢铁板块异动的原因,一方面来自于这几天来宝钢和武钢的重组得到最终落实,更重要的是《上海证券报》援引中钢协副会长迟京东所透露的消息,国务院近期发布了主要针对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46号文件——《关于推进钢铁产业兼并重组处置僵尸企业的指导意见》,而6月底正式启动的宝钢武钢重组,正是落实此份文件的一项重要措施,下一步国家推进的兼并重组对象将是鞍钢和本钢,并且“马上就会研究,到年底可能就会对外公布。”

对于市场传出的这一消息,鞍钢股份在9月20日晚间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公司以及控股股东方面均不知情。

这样一份澄而不清的公告,并没有终止市场的想象。

在东北证券行业分析师王小勇看来,“虽然鞍本澄清重组,但此类合并自上而下居多,决定权不在于上市公司或其股东,另一方面此类公告无法证伪传言,也可以解读为企业给自身留有余地。”

时至今日,鞍本的重组已经历时10年有余。早在2005年8月,作为东北地区最大的两家钢铁企业鞍钢集团和本钢集团就组建了鞍本钢铁集团,成为当年国内钢铁行业重组的一个标志性事件。

3.jpg

然而此后,两家钢铁巨头的重组迟迟难以推进,2011年,当时出席鞍本钢铁集团挂牌仪式的原国资委副主任邵宁,还曾亲自担任重组推进工作小组组长,也最终没有更加实质性的推进。

本钢集团在其2016年的短融债说明书中,对于重组无法获得实质性进展的原因归结为:“涉及地方政府利益、人员安置等敏感问题”。

本钢集团也很清楚,两家钢企的合并符合国家钢铁产业发展政策,从市场的层面,通过重组可以充分发挥双方在资源开发、技术开发、产品开发和市场开发方面的优势,实现两家钢企的资源共享和优势互补。然而终究绕不开的是,一家隶属于国务院国资委,另一家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两家钢企的重组自然涉及到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利益协调,在这个层面之下,还有两家企业之间的利益协调。

对于两家钢企的重组预期,在王小勇看来,“短期内推动力不足,流程长,困难大。”

压力大于示范

面对重组的困境,留给鞍钢的时间并不充裕。

曾经为新中国第一辆解放牌汽车提供钢材的鞍钢,虽然也已经成为国内大部分汽车生产企业的钢材供应商,但是现如今却面临着国内汽车行业增长乏力以及行业竞争对手新产线进一步投产的压力,为了稳住市场份额,鞍钢还在加紧建设针对汽车钢项目的60万吨鞍钢神钢冷轧高强钢项目和45万吨广州高强镀锌汽车板项目。

被视为鞍钢优势业务的汽车钢,现如今要面临着宝武合并后的挑战,此前,宝钢在冷轧汽车板国内市场上的份额已经超过50%,是绝对的行业龙头,如果加上武钢,按照长江证券行业分析师的预测其市场份额或将达到65%-70%,鞍钢在汽车钢材上面临的竞争将更加残酷。

站在鞍钢和本钢的视角,宝钢和武钢的整合所带来的压力,显然要比示范效应来得更直接,而且这种压力是多方面的。

宝武合并之后,卖方机构分析师普遍乐观预期,此次合并有望带来1+1>2的规模效应。按照广发证券的预测,在上游方面,宝武合并之后的每年矿石采购量占全球贸易量的5.19%,占三大矿企平均采购量的24%,原料采购的议价能力会明显提升;在下游方面,除了现有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提升之外,宝钢和武钢在湛江和防城港的项目,已经成功卡位,紧邻东盟和印度市场,而这两个市场将是未来全球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也将是未来重要的钢铁消费区。

如果说宝武合并之后带给鞍钢和本钢的还只是市场的波动,那么300多公里外曹妃甸上的首钢,带给鞍钢和本钢的竞争就更直接了,两大钢企共同挤在一个环渤海经济圈里,首钢股份在2015年完成了对京唐钢铁的收购之后,2016年上半年在冷轧薄板上的收入已经突破了100亿元,超过了鞍钢股份在冷轧板上的收入。

此后,本钢先后联系了整合了方大炭素、方大特钢、九江萍钢等多家钢企的方大系和主导过南钢混改的复星系,只为给本钢混改找到一条明路。

就在各方都以为鞍本重组不再可行的当下,昨天发布的一纸规划,让这个选项重燃希望。

如若鞍本真正重组成功,将是东北振兴迈出的实质性一步。

附:谭成旭简历

谭成旭,男,汉族,1963年9月生,山东烟台人,1985年8月参加工作,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研究生学历,博士学位,高级工程师。

大连机车车辆厂厂长、大连机车车辆厂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辽宁省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党组书记、董事、副总裁;

2015年08月,任辽宁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组书记;

2015年09月,任辽宁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

2016年11月,任辽宁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辽宁省国防科技工业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

2017年04月,任辽宁省本溪市委书记;

2018年01月,任辽宁省大连市委副书记、市长、市政府党组书记。

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十二届辽宁省委委员。

投稿联系:0335-3030550  邮箱:huanbaowa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环保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环保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环保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环保二维码
微信号:bjxdqw

北极星大气网订阅号
精选行业资讯,解读行业发展。
聚焦大气行业,布局全产业链!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

热词检索: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