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历史清空

  • 水处理
您的位置:环保水处理海绵城市技术正文

北京市典型雨水工程污染物去除效果监测分析

2022-06-14 08:59来源:环境工程技术学报作者:凌文翠 李焕利关键词:海绵城市建设雨水利用城市内涝收藏点赞

投稿

我要投稿

近年来,在海绵城市建设的大背景下,北京市新建了大量的雨水利用、控制工程(简称雨水工程),如蓄水池、植草沟、透水铺装、生物滞留池等,工程数量和综合利用能力逐年增加。据统计,2019年北京市共有雨水工程2 850处,当年雨水的综合利用量为5 024万m3[1]。

大量的雨水工程不仅可以削减降雨径流量、防止城市内涝问题,而且对非点源污染也有积极的控制作用[2-3]。虽然采用人工模拟法和模型法对雨水工程进行研究发展已久,但是雨水工程的实际监测情况仍然是评价其环境效益的重要基础,特别是对环境清单编制和流域水质目标管理有重要的支撑意义。目前已有学者对雨水工程的径流量和污染物控制进行了监测评价[4-6]。笔者选取北京市典型的3类雨水工程,包括生物滞留池、植草沟和透水铺装,进行雨水污染物浓度监测,对比不同工程的污染物去除率,以期为雨水工程的选择、非点源污染控制和水质目标管理提供科学依据。

1. 典型雨水工程概况

生物滞留池位于亦庄经济开发区博大大厦西侧停车场内,建设面积为1 500 m2。汇水范围为停车场,沥青地面,面积约为15 000 m2,场内车流量较大。滞留池内种植有马蔺和千屈菜等,以马蔺为主,均长势良好。雨水通过池体预留豁口进入,通过溢流方式进入雨水井后排走。

植草沟位于亦庄经济开发区科创十七街南侧路边,建设面积为1 200 m2,汇水范围为科创十七街路面,沥青道路,面积约为5 000 m2,该街道车流量较少。植草沟内主要种植千屈菜,搭配有少量马蔺,部分地面尚未被植物覆盖。雨水汇集后通过豁口进入植草沟,雨水下渗或溢流进入雨水井后排走。

透水铺装位于昌平区未来科技城滨河大道南侧的一处停车场,场内车流量较少,工作日时间停车场内几乎无车辆停放。透水铺装包括透水混凝土、透水砖和植被砖,建设面积均为30 m2。铺装地面自西向东倾斜,东侧设有雨水收集渠,最后汇入取样井。

2. 雨水样品采集与分析

雨水样品采集自2018年7月20日的降水,前期晴天日为3 d。降水形成径流后,按照间隔10 min依次收集雨水工程的进水及出水样品。

监测的水质指标包括COD及悬浮固体(SS)、氨氮、总磷、铅和铜浓度。COD采用HJ 828—2017《水质 化学需氧量的测定 重铬酸盐法》测定,SS浓度采用GB 11901—1989《水质 悬浮物的测定 重量法》测定,氨氮浓度采用HJ 535—2009《水质 氨氮的测定 纳氏试剂分光光度法》测定,总磷浓度采用GB 11893—1989《水质 总磷的测定 钼酸铵分光光度法》测定,铅和铜浓度采用HJ 776—2015《水质 32种元素的测定 电感耦合等离子体发射光谱法》测定。

3. 不同雨水工程的污染物去除效果

3.1 生物滞留池

生物滞留池进出水水质与污染物去除率见表1。从表1可以看出,生物滞留池进水水质相当于GB 3838—2002《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劣Ⅴ类,特别是COD较高,为72~86 mg/L,进水水质差主要是由工程汇水范围内车流量较大引起的。

1.jpg

生物滞留池对COD、SS、氨氮和总磷均有明显的去除作用,特别是对COD和SS去除效果较好,平均去除率分别达到82.1%和70.7%,最高去除率分别达到86%和79%,出水水质达到地表水Ⅲ类标准。生物滞留池主要依靠填料吸附、生物降解和植物吸收作用去除雨水中有机物,其中填料吸附是最主要的作用[4]。SS主要通过沉淀和填料过滤作用去除,据报道生物滞留池对SS的去除有较好的效果,稳定运行后去除率在80%以上,甚至可以达到95%[7-9]。本研究中生物滞留池植物生长茂盛、设施完善,因此对COD、SS有较好的去除效果,其中SS平均去除率较文献中偏低,主要原因是进水SS浓度偏低,出水低于检测限所致。

与COD、SS相比,生物滞留池对氨氮、总磷的平均去除率低,分别为62.3%和48.2%。氨氮由微生物硝化作用转化为硝酸盐氮,继而通过填料吸附、植物吸收去除。相对于总氮,氨氮去除效果较好。Li等[10]研究表明,传统生物滞留池对氨氮的去除率可以达到89%,但对总氮的去除率仅为41%。杨银川等[11]研究表明,生物滞留池对总氮和氨氮的去除率分别为78%和93%,差异显著。磷是通过过滤吸附、离子交换、植物吸收等作用去除的,本研究中,总磷的去除率不稳定,为6%~75%。国内外学者对生物滞留池去除总磷效果的研究结果差异较大,如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和纳什维尔的生物滞留池对总磷去除率分别为−240%和19%,澳大利亚无植物的生物滞留池对总磷的去除率最高可达94%[12-14],毛月鹏等[9]研究表明,生物滞留池对屋面径流中总磷的去除率为72.7%。生物滞留池的结构、填料及植物种类是总磷去除的重要影响因素。本研究中生物滞留池的主要种植植物为马蔺,Yang等[15]对30种植物进行对比,发现种植马蔺的生物滞留池对总磷的去除率仅为25%左右,同等条件下种植马唐对总磷的去除率则达到85%。

生物滞留池对重金属有良好的去除效果,出水中铅的浓度在检测限以下,去除率最高为46%,铜的平均去除率达到90.6%。重金属在雨水中的形式包括颗粒态和溶解态,颗粒态主要通过沉淀、过滤去除,溶解态则以吸附和植物吸收去除为主。根据已有研究结果,对于维护良好、运行正常的生物滞留池来说,重金属均有较为理想的去除效果[16]。但是雨水中重金属大多以颗粒态形式存在,主要通过填料的物理截留作用去除,重金属会在填料表层沉积,并在植物根部富集,影响填料和植物正常功能的发挥,甚至造成二次污染[17]。

3.2 植草沟

植草沟的进出水水质与污染物去除率见表2。从表2可以看出,进水径流中COD、氨氮浓度分别为21~38和1.32~1.90 mg/L。进水污染物浓度相对较低,推测原因是汇水范围内道路车辆较少,且前期晴天日较短。对比COD、氨氮、总磷和SS 4种污染物,植草沟对氨氮的去除效果最好,平均去除率达到91.3%,平均出水浓度为0.12 mg/L。但是文献报道的植草沟对氨氮的去除率相差较大,如杨银川等[11]发现植草沟对氨氮的去除率达93%,而章茹等[18]研究表明,植草沟对氨氮的去除率仅为19%。与氨氮相似,SS和COD的去除效果在不同研究中也相差较大。本研究植草沟对SS和COD的平均去除率分别为51.9%和40.3%。荆武等[19]研究表明,植草沟对COD的去除率仅为4.3%,而付恒阳等[20]研究结果为76.5%。不同研究中植草沟的污染物去除效果差别较大,主要是因为植草沟结构相对简单,抗冲击能力较弱,降水强度、植物种类、进出水方式等都会对其污染物去除效果产生影响。如下渗径流与溢流径流对污染物去除存在影响,研究表明下渗径流相对于表面溢流径流在污染物去除方面更有优势,主要是因为植物根系和土壤对下渗径流的过滤截留作用更明显[21]。另有研究表明,降水强度越大,径流污染的控制效果越差。如李海燕等[22]实地监测并分析了植草沟在暴雨事件中的净化效果,结果表明,SS、氨氮、COD的平均去除率仅有10%~35%。

1.jpg

值得注意的是,雨水中总磷经过植草沟后浓度不降反增,出水最高浓度达到0.56 mg/L,相当于地表水劣Ⅴ类水质。推测原因有2个:1)颗粒态总磷主要依靠土壤和植物根系进行过滤截留,植物的密度和生长情况对其影响较大,而本研究植草沟缺乏维护管理,植物生长状况不良,表面植被覆盖率低,植物根系未充分发挥作用;2)总磷进水平均浓度为0.15 mg/L,在低进水浓度下植草沟容易发生总磷的释放。黄俊杰等[23]研究发现,在总磷进水浓度小于0.2 mg/L时,植草沟发生了磷的释放,导致其出水浓度高于进水。

3.3 透水铺装

不同铺装类型的进出水水质和污染物去除率见表3。从表3可以看出,透水混凝土、透水砖和植被砖3种铺装的进水COD明显低于沥青路面,是因为沥青路面溶出有机物导致其雨水径流中COD偏高[24]。植被砖的SS和氨氮进水浓度明显高于透水混凝土、透水砖和沥青路面,相当于地表水劣Ⅴ类水质,推测原因是植被砖孔隙中植被稀疏,导致土壤颗粒被雨水冲刷进入径流。

1.jpg

从污染物去除率看,透水混凝土对COD、氨氮、总磷和SS的去除率均为最佳,平均去除率分别为57.0%、72.7%、79.4%和82.2%;透水砖和植被砖对COD、总磷和SS的去除率较为接近,平均去除率分别为33.2%~33.3%、46%~48%和49.7%~56.1%。从出水水质看,透水混凝土的出水水质最好,达到地表水Ⅱ类水质标准;透水砖和植被砖稍差,为地表水 Ⅴ类水质标准。其中,透水砖和植被砖出水水质较差的指标为氨氮,如植被砖氨氮出水浓度最高达到1.94 mg/L,接近地表水Ⅴ类水质限值。另外在透水砖铺装中,出现氨氮出水浓度高于进水的现象,氨氮平均去除率为−37.9%。秦余朝[25]研究表明,透水砖铺装对氨氮的去除率为−21.2%,单独的透水砖会引起出水中氨氮浓度升高。氨氮的去除主要发生在透水铺装面层以下的结构,因此推测本研究中出水氨氮浓度升高是由透水砖材料释放造成的。

本研究中透水铺装建成2年,使用年限较短,对污染物的去除效果明显。有研究证明,随着使用年限的增长,透水铺装去除污染物的效果会逐步下降[25],但是通过清洗,可使透水铺装材料中污染物(特别是COD和氨氮)溶出,使其对污染物的去除效果有所恢复。因此,透水铺装工程应及时清洗维护,以保持其污染物去除效能[26]。

4. 不同雨水工程污染物去除效果对比

根据监测结果,结合文献报道,对生物滞留池、植草沟、透水混凝土铺装、透水砖铺装和植被砖铺装5种措施的污染物去除效果进行比较,结果如图1所示。从图1可以看出,COD去除率为生物滞留池>透水混凝土>植草沟>植被砖>透水砖,氨氮去除率为植草沟>透水混凝土>生物滞留池>植被砖>透水砖,总磷去除率为透水混凝土≈生物滞留池>透水砖>植被砖>植草沟,SS去除率为透水混凝土≈生物滞留池>植草沟>植被砖>透水砖。生物滞留池和透水混凝土对各污染物均有较好的去除效果。但是二者的建设维护成本相差较大,生物滞留池的成本为734.8元/m2,而透水铺装仅为183.6元/m2,具有明显的经济优势[27]。

1.jpg

与生物滞留池和透水混凝土相比,植草沟在去除COD、SS和总磷方面不具优势,特别是总磷。但是植草沟在去除氨氮方面有明显优势,平均去除率为84.4%。此外,植草沟的建设维护成本仅为116.3元/m2,经济优势显著[27]。

综合考虑几种措施的污染物去除效果和经济因素,推荐经济条件允许的城镇地区使用生物滞留池和透水混凝土铺装。对于农村地区,特别是用于控制农业面源污染时,可以选择成本较低,但具有污染物去除优势的植草沟。

5. 结论与展望

根据生物滞留池、植草沟、透水混凝土铺装、透水砖铺装和植被砖铺装5种雨水工程的实际监测结果,并综合文献报道,发现生物滞留池和透水混凝土具有较好的污染物去除效果,植草沟对于氨氮的去除具有独特的优势。植草沟的工程维护,特别是植被的生长情况,对于污染物的去除率有重要影响。若植被维护不善,不仅会影响其污染物去除效果,甚至会成为雨水污染的源头。

本研究主要监测下渗雨水中的污染物去除效果,而表面溢流雨水同样需要关注。特别是在降水强度较大时,溢流占比相对较高,且溢流雨水中污染物去除易受外界因素影响,如降水强度、历时、污染物初始浓度等。因此在后续研究中,应结合雨水径流量,开展雨水工程污染物去除的定量监测,综合评价各种措施的效益-成本曲线,为实际雨水工程的选择提供依据。


投稿与新闻线索:电话:0335-3030550, 邮箱:huanbaowang#bjxmail.com(请将#改成@)

特别声明:北极星转载其他网站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而非盈利之目的,同时并不代表赞成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内容仅供参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凡来源注明北极星*网的内容为北极星原创,转载需获授权。

海绵城市建设查看更多>雨水利用查看更多>城市内涝查看更多>
最新热点企业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