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中汞网  > 大气汞污染 > 正文

《水俣公约》——中国汞治理的风向标

2017/9/8 11:45:53  来源:《生态经济》  作者:张奇  我要投稿

2016年4月28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决定:批准2013年10月10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在日本熊本签署的《关于汞的水俣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我国最高权力机关批准了该项国际公约,这为我国的汞治理指明了方向,也对国内汞的使用和排放做出了明确限制,汞治理的机遇和压力并存。

《关于汞的水俣公约》

汞作为一种重金属,具有强烈的挥发性。如果一只体温计破裂,其内含有1克汞,通过空气挥发,能够导致30人同时中毒。正因为如此,汞是除了温室气体之外能够对全球环境产生重要影响的化学物质,也是唯一能够通过大气传输并作长距离迁移的重金属污染物。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将汞列为仅次于PM2.5和臭氧污染的全球第三大污染;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在2014年也将汞列为全球性污染物,其地位等同于雾霾。

但人类对汞污染的认识经历了一个过程。20世纪50年代,日本熊本县水俣镇一家氮肥生产厂,通过排放其生产的废水,造成了轰动全世界的汞污染事件。在氮肥生产中,汞通常作为催化剂使用。日本的这家工厂将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排入海湾之中,当汞被海洋生物食用后,进而形成甲基汞。这些在海水、鱼虾中聚集的甲基汞,经过食物链进入人体肠胃,侵害脑部和其它身体器官。到1991年,这起轰动性的污染事件才走入人们的视野,事件最终导致数千人中毒、千余人死亡。

为了警示后人,让人们正确认知汞污染的危害。从2003年起,由UNEP主持的,全球近150个国家参与的防汞限汞公约开始谈判,历经10年,经过四次国际性的谈判,终于达成妥协性一直,并以水俣命名公约,取名为《关于汞的水俣公约》。

《公约》对汞的生产、排放、使用、贸易等方面做出了实质性的规定。首先,《公约》限定了汞的使用和排放,明确确立 了减排的时间表,要求各签约国对含汞的体温计、血压计、荧光灯在内的多个产 品在 2020年之前退出市场,或是达到《公约》规定的安全标准 ;要求限时间淘汰添加汞的各类生产工艺,减少含汞生产工艺中汞的使用量 ;各签约国要限制汞的大气排放,尤其是燃煤 电厂 、煤炭工业锅炉、有色金属冶炼、垃圾焚烧 、水泥制造等行业的汞排放 。其次,对于汞开采业也进行 了限制 。

《公约》生 效后,首先,各签约国将禁止新建各类汞矿 ,现在生产的汞矿要在 15年之内予以关闭,且不得用于此后的其他金属开采。其次,对汞及含汞产品的国际贸易也进行了限制,所有的汞或含汞产品贸易必须在《公约》许可范围内,且贸易各方应该签订书面协定 。

从整体上看 ,《公约》体现了各国对防治汞污染及其扩散的决心,也体现了各国所做出的努力与责任 。各 国对《公约》的批准及响应是积极的。然而,由于签约国之间的一些分歧,《公约》也留下了不少遗憾 。如《公约》未能对汞生产企业的规模及各国具体的排放量进行 明确规定,也未能确定各国具体的削减量 ;同时,对汞污染的场地处理也没有做出要求,对大气中汞排放的限制条款也不甚明了。

中国汞治理面临挑战

我国作为世界上汞生产和使用量最大的国家 ,也是受到汞污染最为严重的国家。尽管我国针对汞污染的治理提 出了很多规划,但具体的方案一直未能 出台。按照UNEP的统计,全球每年的汞排放大约为2000吨,我国的汞排放占到了超过 30%,约为 800~ 900吨左右 。

我国既然己经批准了《公约》,汞排放的压力就已经来临,也意味着我国已将汞治理提升日程 。

放眼全球,当前只有我国与吉尔吉斯斯坦是仅有的还在大规模开采汞矿的国家,不同的是,我国汞矿开采出来的汞主要为国内使用,而吉尔吉斯斯坦主要是用于出口创汇 。从我国汞矿的分布看,其范围是较为集中的,西南地区大约占57%,西北地 区 占28%,中南地区 占14.7%,其他地区占0.3%。我国11家大型的国有汞矿有7家集中在西南地区,其他 2家在西北地区,2家在中南地 区。而西南地区的7家汞矿主要集中在贵州、重庆两地,包括贵州万山区的贵州汞矿、务川县的务川汞矿、铜仁市的铜仁汞矿、丹寨县的丹寨汞矿、黄平县的黄平汞矿 ;重庆有秀山县的溪口汞矿、酉阳县的酉阳汞矿。从这个布局上可以看到,近些年来贵州、重庆等地发生多起汞污染事件,与其丰富的汞资源和大规模 的开采是紧密相关的。此外,西北地区的有位于陕西省旬阳县的旬阳汞矿和位于青海省同德县 的同德汞矿 ;中南地区的有位于湖南新晃县 的新晃汞矿和位于广东韶关市的韶关冶炼厂汞矿。

环境中的汞暴露及污染对人体健康有着极大的危害,尤其是对婴儿和孕妇。即便是较低含量的摄入,汞对婴儿大脑的发育也有着致命影响。对于成年人而言,如果出现了汞中毒,不仅会危及生殖能力,还会导致各种运动障碍 、智力下降、言语障碍、失忆和血压紊乱等问题。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国发生多次恶性 的汞污染事件 :20世纪 70年代 ,吉林松花江流域出现了甲基汞中毒的病 例报告;近些年,在贵州 、重庆的一些地方,经过检测,这些区域人群 的头发中的汞平均值 达到 了2.15~ 2.6mg/kg,远远高出WHO规定的 1m g的标准。而且,汞在人体内聚集 的风险也在不断加大,经过调查发现,重庆、成都、长沙、贵阳、上海等多地居民中头发的含汞量超标,死亡率也在不断增加。因此,当前,汞暴露及污染问题,成为我国限汞的重要推动力,汞治理刻不容缓。

延伸阅读:

履行《关于汞的水俣公约》能力建设项目加强中国汞供应和贸易管理战略和行动计划制定咨询服务意向征询公告

文章关键词:水俣公约 汞治理 重金属污染物

投稿联系:马女士 0335-3030550 13613388823 新闻投稿咨询QQ:2731581970
E-mail:maxuejing#bjxmail.com(请将#换成@)
中汞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中汞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中汞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关闭